作品与现实——关于乱伦和恋童还有盗墓

写在最前面:我的所有观点内容都可能会随时间变化产生相应修正,并不是一成不变的。

大概一两年前有三次元的朋友得知我喜欢看兄弟文后,非常反感地说了一句“咦你喜欢乱伦?”

首先,我不喜欢乱伦。喜欢看某种类型的文就等于我喜欢这种行为吗?难道我喜欢看枪战片就喜欢枪杀人?喜欢看耽美就是同性恋?这种调调已经非常过时老套了。

其次,我只是喜欢看几对特定cp的兄弟文,不管有没有血缘关系,在我看来这都还算不上乱伦。

我对于乱伦的定义,已经不是有血缘与否——古代乱伦的定义是为了避免“近亲繁殖”(还有阶级纲常等社会因素),众所周知近亲通婚的结果是后代品质会变差。但现在有了避孕措施后,只是性交的话,血缘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实际上,如果把现代欧洲人的基因进行分析统计,会发现不同国家的陌生人有亲戚关系。(微博上有这么个视频,可以去搜一下)

所以实际上我认为现代社会的“乱伦”定义,除却繁衍含义之后,主要应该在于:其中一方是否完全抚育培养了另外一方,参与诱导和指引了对方的性意识和感情倾向。简单来说,就是,你是否利用/操纵了一个不明事理的孩子对监护人/父母的信任和依存心理,或者他们懵懂的对性事的好奇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么一说,就很恶心了。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我们是否会和自己的父母谈恋爱?在孩子还懵懂无知的时候就干涉和引导他的恋爱观和情感基础,伴随一定的“性骚扰”和扭曲的价值观培育,过多的过分肢体接触什么的……除非个别天生与众不同的个体,正常长大的孩子,会爱上自己的父母并想要和他们上床吗?设身处地想一下就知道。

这就是我认为的真正的乱伦。这个乱伦,已经包含了恋童的程序在里面了。

但如果这孩子来家的时候已经开始记事了。那么抚养人对他来说可能一开始就不是父母的意思,对他的好他会记得,随之产生有别于亲情以外的感情,并且大人绝对不是有意识地导致小孩的情感倾向于自己的话,就是很多养成系列文的合理所在。

旧时代里男女都十几岁就结婚的没法用现在的眼光去评价,恋童更加无从谈起,比如《源氏物语》,时代问题不多说了。现代社会中所有对个人意识还不完善成熟的孩子出手的成年人都是人渣,最好去死。如果参与人都是尚未成熟的个体,另论。现实中大多数国家的法律规定是16到18岁才成年,这是一个广泛的用以保护所有未成年的平均值,也有十三四岁甚至更小的时候个人意识就非常成熟的案例,但这种情况只能在文学作品中做特殊情况讨论,现实里绝对不能姑息。

而即便是我认为不算乱伦的行为,在现实中当然也不会鼓励,更不会大肆宣扬。

而文学作品里无论写什么没下限的题材,只要文笔佳写得好,成为经典的也不少。同人文除了一些反派外,大多数没下限剧情属于黑化角色,看各人喜好罢了。

文学创作作品不应该和现实等同而论,当作者有意识地创造一个杀人犯、强奸犯纵火犯等角色,进行任何尺度的描写,都是作者的自由。但给谁看应该是有控制的,尽量不要给低龄群体观看限制级内容是现代常识。

什么情况我觉得作者应该被谴责呢,那就是把明显错误的行为作为正面人物去描写,不是讽刺基调,而就是正面的歌颂的赞赏的并且公开公布——如果你只是在私人日记里写写,谁也看不到谁管你。比如把卖进山里做牛做马无处可逃的妇女描绘成感动中国的正面人物!这种情况,你能忍?

还比如,把盗墓角色作为正面角色的一切作品。此类作品的流行对社会有不可推卸的负面作用,由于内容没有触及现有法律法规而在市面广泛传播,导致很多三观不完善的人认为“盗墓等同于私人考古”和“考古就是公家盗墓”,造成“盗墓不是什么严重行为”此等荒谬的群体印象,进而怂恿和鼓励了其中个别人把书中内容付诸于行动,造成我们民族、国家、文化不可挽回的损失。当然,我不会把盗墓者的行为全部归咎为盗墓题材作品的流行,但它的流行对这一行为的姑息,你无法否认。

新生代盗墓贼:建微信团队解决盗墓“疑难杂症”

事实上,谁要创作通奸群p要写恋童监禁要描绘暴力虐杀等等内容,只要不触及“反面教材当作正面教材写”的底线,现代社会都是宽容的。《洛丽塔》当初也被美国禁止出版,是相对开放的欧洲给了它一条出路。现在也是这样,很多中国甚至美国都没法上映的片子,欧洲通常都可以,这是社会发展不同程度决定的。

但往往电影里有大量血腥暴力吸毒等现实中严令禁止内容的电影(分级R-N17)不管在哪都有限制,这不是很正常吗。而任何正常社会都不会容忍贩毒杀人分子走上巅峰得到幸福。那么与此相似,盗墓虽然没有人身侵害那么直观,但对于文化研究的伤害将永远无法挽回,墓穴本来存有的历史遗迹和历史信息荡然无存,这难道不是民族国家乃至整个人类的损失吗?

将这样的行为,作为正面人物描写,衣锦还乡兄弟成双还歌颂起了他们富有冒险牺牲精神……还在社会上大肆流行,铺天盖地宣传不加以约束,实是令历史文物爱好者痛心疾首的一件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