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热点……的个人看法吧

最近有很多事都堆在一起了,首先是局域网恐慌vpn都开始下线,然后呢乒乓球改制事件,收容难民的试探,抄袭剧层出不穷……以至于连我这个大半年都没什么时间刷微博的人最近一开微博都是扑面而来的药丸。

我发现,其实很大程度上都是“精神层面”的刺激,比如担心以后不能上外网了无法翻墙了真的不自由了,比如连胖球这样功勋卓著的集体都能被打压那以后我们这些屁民还能不能好了,还有抄袭的小说改编电影电视什么鬼大IP其实拍马都追不上摔跤爸爸的国片,长此以往中国原创还能不能有起色了?至于难民问题,目前连八字还没一撇,估计也没法有一撇,不过大家反应都很强烈。

基本上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精神层面的担忧,和精神层面的受困预期使得很多人都开始焦虑,嚷着药丸。而现实中,泥石流带来的塌方,真实世界里的死伤和军民的救护行动,反而不如这些问题引人注目。

本来我也没想要说什么,如果不是我关注的好几个人都在吃药丸的话——原本我微博关注的人就很少。

这个世界上任何事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我也只能尝试以自身能力范围内去理解。

我觉得,目前这种药丸浪潮某种程度上其实也是一种觉醒,是物质生活已经开始满溢后的进一步追求,国家的管理机器还停留在丰富国民物质基础的档次,而人们中有一部分人,已经越过了这个层级,迈向更高标准的生活了,以前这样的人还不是很多,现在越来越多了,人们对精神层面的追求越来越高,对自由的要求越来越多,才会出现和现有机构的僵化产生碰撞的情况。(还有不排除有别有用心的人利用网络舆论散布药丸思想的可能,呵呵你懂。

这种碰撞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需要看结果,因为如果没有碰撞,是不会有进步的,官方试图用老办法处理新问题的意图必须碰钉子,然后,必须改革才行。改好了就是良性,没改好恶化了,最终无可救药了才是恶性。

比如胖球事件,目前的解决方式肯定是不能服众的,但过去几十年不都是如此处理的么,一时半会估计改不了,但碰了这一次,或许还需要碰下一次,再一次就会改了。

其实这么说,显然我还是相信我党的修正能力的,想当初,文革那样的大事都能修正过来,这些,都算是毛毛雨了。但到底之后能不能改正,能不能继续当人民群众的先锋队,是不是能够代表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还是得靠将来的漫长时间去证明。
而动辄在网上吃药丸,我不觉得对现状有什么改善。
丧,偶尔为之,像是郑板桥的“难得糊涂”,难得一回倒也调剂生活,但总丧着,对自身的精神气不太好,至少,我不喜欢这样,别人我也管不着。

尽力做好自己,或许世界真的会因为一个人而好一点点吧,反正,我是这么想的,别人的决定是别人的,有相同想法和相当能力的人,并且能为此努力奋斗的人,一定会聚集在一起,最终攒成的拳头一定能冲破某些障碍,达到某个目标。
这可不是什么空想主义套话,是有历史依据的。

感兴趣的可以去国博看一下中国近现代斗争史展览。我几周前去了,一路走过去,看到那么多人走了那么多不同种类的路,最后,历史筛选出了一批人,他们建立了一个伟大的国家,这个国家养育了像我这样能够自由自在敲打键盘抒发自己的人。

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也依旧没有对养护这片土地的我党丧失信心,如果有一天,我也觉得药丸了,那么要么就是我自己质变了,要么是我党质变了吧。

ps那个展览我原本是和朋友打发时间聊胜于无而看的,结果,我看到了闻一多死在上面的绞刑台真品,虎门销烟池里的一块砖,英法租界的手写大字报……历史仿佛真的可以看见,最后我看到了共和国升起的第一面国旗,耳畔响着主席宣布建国的录音,顿时就泪满盈眶。
看展的时候全程有两个说英语的外国人与我们步调一致,我总是在想,他们是怀着什么心情审视那张“八国联军瓜分中国”的地图的呢。

pps湖南大水可能是六十多年来最严重的一次,六月下了二十多天的雨,我的家乡在98年洪水的时候都安然无恙,这一次却失守了,留乡的朋友跟我说家里被淹掉啦,停电停气啦,然后给我发了各种自己拍的视频,各种塌方,各种东西被冲走,朋友还告诉我,他们在水里捡了一头活猪、好多鸭子、一只金毛……我说你们注意安全,她们说没事啦没问题啦哈哈哈哈…………如此乐观……
长沙的朋友也给我看了自己上班途中的视频,还告诉我地下停车场全成了水库,我问你们还好吗,她们说没事啊,公交走不了还有地铁,地铁都有防汛沙包,不会有事的。

刚才,我打电话给家里的老人,爷爷家和外公家,外公没法接电话,看护外公的舅舅说没事我们烧火做饭!后天应该会来气的!
爷爷接了我的电话还很惊讶,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当我询问停电停气会不会有困难……他真的是打断我的话直接在那边喊道:“你不用担心啊!放心!有共产党和毛主席战斗纲领的指导!不会有事的!再大的困难都会克服滴啊!你不用担心!!”——这就是原话。
……
我就是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的。
早上还在潇湘晨报的微博看到,一位政协副主席指挥抗洪的时候殉职了……
唉。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