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thur】Catoblepas(pwp

之前只写了手活儿~现在补全一下~

经过一个星期后,Arthur回到卡梅洛特已经是深夜,他理所当然地认为Merlin肯定在等他,可是当国王陛下进入城堡,只有侍卫接过他的马匹,“Merlin呢?”他问,其他人都摇摇头。

“途中顺利吗陛下?”守卫城堡的骑士长Leon问道。

“说顺利也顺利,只要不提强盗、土匪、还有今晚该死那是什么生物?我从没见过,得问问Merlin那是什么,我们有两个人受伤。”

“今天是月圆之夜,陛下,Merlin之前说是什么怪物逃出地狱的日子。”

Arthur点头,他很烦躁,国王长途跋涉从另一个国家交涉回来,理应得到高规格的接待不是吗,他的顾问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清退Leon,Arthur暴躁地走向寝殿,Merlin最好有充足的理由!

他的房间里静悄悄的一片漆黑,冷清,静寞……“Merlin!!”Arthur咆哮,“你叫我?”突如其来的声音出现在Arthur身后,他一转身就看到了宫廷顾问的脸,国王怒气冲冲地责难:“你去哪了!”然后才把Merlin抱了个满怀。

Arthur栖在Merlin肩窝里深吸一口气,熟悉到已经让嗅觉失灵的味道在分别了一个星期后再次被捕捉回来——皮肤的惯有香味,衣物的些许汗味,松林和雨水,刀剑和皮革,马匹还有夜晚的湿气,或许还有月光的味道,如果那有味道的话,在黑夜中盈盈放亮诱人靠近的那种。

Merlin偏着头让他蹭着,咯咯笑:“欢迎回来,陛下,你想我了吗?”

Arthur嘟囔:“明知故问。”

Merlin的味道永远让他松懈,一周马上奔波的疲惫这时候突然袭来,Arthur把重量压了一部分到Merlin身上,“我要洗澡,然后睡觉。”

“当然。”Merlin低声说,Arthur不用看也知道Merlin的眼睛一定闪过了金色华光,因为当他回身,房间里的蜡烛已经全被点亮,洗澡水的盆子冒着淡淡的白雾摆放在熊熊燃烧的壁炉前。

“不管什么时候都让人惊叹。”Arthur嘀咕,Merlin耸肩:“我的荣幸,尊敬的陛下。”

Arthur翻个白眼,一边在他服侍下脱衣服,一边抱怨起路途的麻烦,“那个怪物头上有两个角,”Arthur支起手指在头上做出“角”的样子,Merlin已经脱掉了他大部分的衣服,Arthur没停嘴,“长得像牛,但是有鳞片!为什么牛会长着盔甲?”一边说着一边一把将裤子推到膝盖处,再左脚踩着右脚的裤腿极其不优雅地除掉了这块布料。

Merlin宠溺地看着他的国王赤脚毫不高贵地从裤子里蹦出来,嫌弃地把裤子从Arthur脚底扯走。

Arthur光溜溜地坐进浴盆,看到Merlin拿着他的衣服要离开:“你去哪?”

“处理一下脏衣服,陛下,一个星期都穿着这件,我怀疑你怎么保持理智的,臭晕了。”Merlin皱起鼻子。

“我还没说完呢!”Arthur喊道,“那头牛还有两只巨大的爪子,像这样!”Arthur张开五指,Merlin喷笑,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被Arthur的爪子一把抓住拖进了浴盆,顿时水花四溅。

“我肯定那头牛没有爪子!”Merlin从水中冒头,拨开眼前的水帘,吐出嘴里的洗澡水(幸好还不算很脏,但很快就不会了),“你怎么知道,你又没见到。”Arthur把自己的脏衣服丢出去,开始剥Merlin的衣服。

顾问想要帮忙,但Arthur打开了对方的手。

“它的爪子强壮极了,刨开地面不费吹灰之力!”说着,扯掉了Merlin的外套丢出去。

“而且锋利,盔甲也挡不住。”Arthur继续说,撕开了Merlin的内衫丢掉,顾问大人脸上闪过不赞同的神色,但没有阻止他。

他们露在水面的上半身都赤裸而湿透,Arthur没有停手,“并且十分灵活……”他的手来到了Merlin腰间摸索到裤腰带扯开,把手伸进去……他们靠近了,Arthur的说话声更像耳语,“可以做很多事……”

Merlin低声呻吟,仍然忍不住回嘴:“你确定你说的是Catoblepas?”

Arthur喘息着没空回答,Merlin的手在揉捏他的臀,而他的手中Merlin的小伙计已经硬梆梆的了,他一手不停的撸动那根阴茎,一手搂着Merlin的腰让他再贴紧些,好让自己的家伙在Merlin身上蹭。

但Merlin的裤子很碍事,Arthur恼火地发现,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沉下水去,把湿透的沉重的裤子从那双长腿上扯下来,Merlin配合他蹬腿,但要把裤子从脚踝处脱掉实在太难了,布料堆积在那里,Arthur放弃了,他抬起头,感到Merlin的老二从他脸上滑过,完美,这样就行了。

他钻出水面,还来不及缓口气,Merlin捧着他的头吻过来,丰厚的唇压在他的嘴上,滑溜的舌头挤进他的嘴里,Arthur无比欢迎地张开嘴,舌头彼此碾磨,牙齿故意撞上柔软的皮肤企图留下印记。“嗯……”Arthur爱死了Merlin的深吻,即便他的肺都快干掉了也不想放过,直到Merlin抽开身,“……噢……上帝!”Arthur张着嘴换了好长一口气,“你想谋杀你主人?”

前男仆做个鬼脸,笑着抹掉他脸上的水珠,“真奇怪为什么从未成功。”

他再次把Merlin拉过来,那其实没起到作用因为Merlin并没有离开过。Arthur再次让他们从头发丝到脚趾都黏在一起。

水上的他们研磨彼此的唇,交换亲密无间的游吻,鼻尖在对方皮肤上拖曳,对自己怀里的身躯爱到极致般的张口啃咬,比玩闹用了更大的力气恨不得吞吃入肚一般。

一星期的别离让他们都有些迫不及待,水下,他们的腹部在对方相同的部位磨蹭,Arthur的中指探入了Merlin身后的穴口,“呃……”在异物进入身体时Merlin只轻哼了一声,他熟悉那根手指,他轻轻扭动腰肢配合手指的开拓,Arthur在他胸前发出难耐的呻吟,国王有些恼火地啃着他的乳头,吮吸着,加入另一根手指。Merlin在这种前后夹击下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够了,够了,进来……”Merlin拿开了Arthur的手,当那两根有着剑茧的手指滑出,身体内部涌起的极端不满让他扶住Arthur的勃起对准入口就要坐下去——“不要这么急!”Arthur捉住了他的腰制止了他。

“Arthur!”顾问焦躁地喊道,低头看向国王的脸,他的王,贴在他胸口的面颊滚烫,抬眼看向他,水蓝的眸子里全是荡漾的欲火。

“慢点,会受伤……”Arthur的声音嘶哑,“我想感受……你……”他说着,盯着Merlin的眼睛,有力的双手掌控着他坐下的力道,Arthur是对的,那根粗大的东西慢慢地没入,入口被撑开的胀痛缓和,伴随而来的是入侵的充实感,Merlin仰着头仿若脱水的鱼一般张着嘴,他没有在呼吸,而是Arthur每进入一点就有一点空气从嘴里被逼出来,他全心全意地沉浸在接受整个的Arthur……火热的Arthur……一寸一寸地进入他,占领他,直到底部。

完成了,他们紧密无间地嵌合在一起,完美,这一刻的静止就像一种仪式,Merlin收缩着自己去感受身体里的勃起,Arthur的嘶吼是最棒的回应,他的王猛地将他扑倒在浴盆的另一头,Merlin被压在了木板上,Arthur的凶器抽出了一些,再凶狠地顶进去,Merlin不得不喊叫出声。

“你自找的!”国王的牙齿碾在他颈侧的脉搏上,下身一下一下地顶送进他身体里,Merlin所能做的就是紧紧地攀附着Arthur的背,喊叫他的名字——“Ar……Ar……”每一声呼唤名字的尾音都被水声盖住,Arthur抽动得那么急,那么用力,水几乎有一半都泼到了地上。

“啊……啊……”他们的呻吟低吼与水波溅洒声交杂在一起,那么急不可耐混杂不清,像是一场小型的水泊战斗,Merlin的手指在Arthur背上拉出了几条长长的划痕,渐渐地,从开始的心急火燎过后放任欲望缓慢地堆积,层叠,快感随着每一次的摩擦腾升,不急不缓,随着一种韵律,随着Arthur和Merlin在过去几年中发现并熟稔的掌控对方欲望的节奏,甚至不需要刻意去配合。

快了,“啊……”Merlin喊叫出来,喉咙里随着他们的动作溢出一声又一声。

水被他们又逐渐剧烈的起伏动作挤出澡盆,一波一波洒在地上。

没人在意,Arthur在Merlin身体里顶弄,腰身的动作连带Merlin也跟着上下摇摆着。

他们的呻吟愈加粗放,“啊Arthur……Arthur……”Merlin攀着他的肩膀,仰起头喊叫,他猛烈地嘶气,因为Arthur的牙齿咬住了他的肩颈,Merlin的呻吟甚至带上了哭腔,这引起了Arthur的低声咆哮。

几近疯狂的最后几下动作,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一切都静止了。

Arthur的怒吼随着牙齿深深埋进Merlin的皮肉里,Merlin高亢的吟哦尾音湮灭在半空,仿佛仰着脖子晕过去了一般在Arthur嘴下颤栗着,止不住地抽搐。

房间里有好一阵子只留下轻轻撞上盆壁的水声和粗重的喘息。

终于,Merlin的颈椎重新拾回他的头颅,这才感觉到Arthur的牙齿松开,那块皮肤已经麻木,只有Arthur的舌头舔过才来带一丝刺痛。

他们好像刚才死过去了一样活过来,全身僵硬,半天都找不到四肢控制权。Arthur退出去了,Merlin不舍地吟哦了一声,引得国王乜他一眼。

Arthur靠着澡盆把他拉过去,Merlin差点被绊倒进水里,这才想起裤子还堆积在脚踝。

他俩费力地扯掉那堆布料,这才终于彻底赤裸了——他之前被Arthur压在身下的时候姿势别扭极了只是当时顾不上那么多。

Merlin在国王的配合下转过身坐进他腿间,背靠着厚实的胸膛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Arthur把他的裤子丢了出去,带着他沉进水里,让热水抚慰剧烈运动后的疲乏肌肉。

热水显然被换过了,更干净更温暖,重新充满了澡盆。欢爱过后的困乏让他们都懒洋洋的不想说话。国王在轻吻磨蹭他的头发,Merlin知道,而他在水中揉着Arthur的手指,这双手一个星期都没有松开过剑柄或是缰绳。

“那是什么单词?”好像半个世纪后,Arthur低沉沙哑的声音道。

“什么?”

“那个单词,Cat什么的。”国王依旧懒懒的,拖长了音调。

“Catoblepas,”Merlin回答,“你遇见并且打败的那个,像牛一样有鳞片盔甲的怪物。”

“你怎么知道长什么样子?”Arthur歪着头,这样他能从后面看到一半Merlin的脸,巫师往后睨他:“你自己说的。”

“不,你在那儿。”Arthur在他耳边吐气,“说过了,什么也别想瞒着我,Mer-lin,你认为我打不过那什么地狱逃出来的怪物,擅自来插手了对吧……”他仿若惩罚一般咬了Merlin的耳朵。

巫师笑起来,躲闪着,在浴盆里打闹的俩人像孩子一样。

fin

ps,这个标题的单词是真的~不是我造的哦~~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