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忙

不能用繁忙,因为事情的确不算多,但很烦人。白天上班,晚上回来要赶稿,甲方一张商稿居然只提前三天约稿……简直闻所未闻,而且要求很多开价不高,从未见过如此离谱的甲方……如果不是公司前辈的面子,真不应该接。

好不容易周三的半夜加班加点搞定了,现在尾款也没到位,我也是……无话可说。幸好不是缺钱的人家,不然碰上这种甲方真是要吐血。

梅林的长篇写到现在已经洋洋十九万字,我还是第一次写这么长的文,高兴之余又觉得烦心,之前每天睡前都在想下一步剧情,不过这周每天一两点才上床,沾枕头就睡着,实在有心无力。原本想有读者催是填坑的好动力,鼓励回帖来着,现在一忙又成了喘不过气来的枷锁,也是始料未及。

至于工作,我在制作一部中短篇漫画,然而,漫画作者刚签约,才画了几张,就病了……病了……住院了……手术了……我觉得这一定是老天在诅咒我……三个星期过去现在终于出院,但要回来工作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还有件事,我一直都懒得说。《楚乔传》想必都知道,上个月开始播出。然而我在去年十二月进入公司就开始协助制作这个漫画,一开始是助理,到现在半年有余,五月开始全权负责制作,结果我正式接手才一两周,周末一个晴天霹雳转到我首页,抄袭。

EXM?抄袭?抄袭?!

老子做了半年的漫改了,这时候才知道是抄袭??!!!!一搜索,妈蛋的15年就爆出来了,两年后的现在作者说自己改了抄袭的部分,结果,估计她抄得太多,忘了是抄了哪里,还是有漏网之鱼……这也是板上钉钉了。

想当初我刚接触这部漫画的时候就很恼火,玛丽苏言情小说我往日是看都不屑看,现在要我帮忙想剧情改分镜审修画面做最后的嵌字——虽然名头只是助理,彼时就很受不了,当时也是公司前辈开导我,说这是工作,工作。

谁又能百分百喜欢自己的工作呢?我想想也是,咬牙忍了。

结果现在我才知道,尼玛写得那么烂的书,居然还是抄袭出来的。也怪我平素太不关注这些东西了,否则我何苦遭这半年的罪。

遂周一上班就要求辞掉这部作品的制作身份。上司倒是也没有很为难我,谈了很久见我不松口后只能说:你就是想和这样一部抄袭的小说划清关系是吧。

没错。

公司的事我管不着,公司是一个利益集合体,公司要养活各种各样的人。但我是我,作为创作者最痛恨莫过于别人偷窃作品。想一想都觉得恶心,自己居然做这种东西做了半年有余,虽然不喜欢但到手的工作都全力以赴去做,挂着助理的名头为它劳心劳力想脚本画分镜嵌字修图,半夜十二点还在给线稿作者传文件,回想起来如同吃了半年的屎一般。

恶心感挥之不去。

如何能忍,如何能忍。

想起之前自己写的话:做一个自己不屑的项目还没有离开,一定有它的原因。

现在我也不懂这个原因,或许生活就是想给我一个这样想到就恶心的体验吧。

说起来,我只是想要做一部自己的漫画作品——虽然不是我亲自动手画,但脚本分镜后期嵌字全是我,这是我的作品无疑,但为何这么波折。就因为把作画分离出去,我就应该体验据说每个社会人都要体会到的无奈?或许吧。或许。

部门俩上司和我聊的时候说,感觉在和一个社会新鲜人说话而不是一个三十岁的人,我失笑,对,我希望我一直如此,永远不会被所谓的社会磨掉棱角,哪怕会因此遍体鳞伤。

想想,生活也还是很有趣,永远想不到,想不到,但又情理之中。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