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去世了。

我实在不想细说他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他是我最骄傲的朋友,最喜欢的长辈,最尊敬的亲人,是我的精神导师,而我再也没法和他对话了、不能握住他干燥温暖的手掌了,简直不能想象。

和旁人在一起我也能说能谈笑,一切都好。会好的。这是一个可喜的中秋,他摆脱了病痛和衰败的身躯,去和外婆团聚了,我们这些还活着的则聚在一起庆祝他们的团聚。

时间一久,我也会平静下去,我知道。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