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梦的预示The signal of the dream

一个AU故事,而这一切的起因只是因为我让他妈妈Hunith死得比较早而已,于是Merlin没有去找Gaius,那之后发生的事。

简介,小两口在梦里谈恋爱的故事(大雾)。

 

Camelot的王子被某种怪兽打伤了,他快死了,当国王发现他的时候就是那样了。御医Gaius说,很抱歉他无能为力,Uther悲痛欲绝,他无法承受自己唯一的儿子即将死去的噩耗,强行想要把儿子抱回城堡去,回到他的王宫。

就好像只要回到他的权力中心,即便垂死的年轻人也会听从他的命令康复起来。

实际上Uther什么也没想,他跪倒在中庭里,骑士们涌上来接走他怀里的王子,扛着那具他毕生最珍爱的人走了,Uther在众目睽睽之下痛哭流涕。

 

我要救他,他说,Gaius,救救他。

王子还活着,但没有醒来,他大汗淋漓,伤口折磨着他。

御医站在床边摇摇头,陛下,老人神色悲怆,即便我竭尽全力也……

做点儿什么!国王握着老友的臂膀,做点儿什么!任何事!!

老医生看向国王的眼睛,一双父亲的眼睛,绝望的眼睛。

魔法?

对!任何事!国王点头。

老人深吸一口气,思索了一会儿。

我不知道,陛下,根据记载,伤害他的东西是纯粹的魔法产物,十分强大,我很怀疑有巫师能够扭转局势,但……也许有一个人可以。

谁?!

我也不能肯定,但根据传言,他或许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巫师,我猜他或许有办法救你儿子。

很好!很好!告诉我名字!

他的名字,Merlin。

 

 

Merlin睁开眼,他站在一片空地里,月色照亮他周围的石板地,四周是石砌的城堡,灰白色的岩石一层一层累高,形成看台,高塔,钟楼,还有长长的回廊。Merlin在母亲死后成为巫医学徒游历过几个大国,到过形形色色的城堡,这一座他没见过。这儿一定是Camelot,他想,比传闻里更雄伟壮丽,虽然空无一人。

Merlin便在这座城里走动起来,他抚摸厚实的城墙,时不时抬头欣赏精美的滴水嘴兽,思忖为什么他会来这儿。

答案很快到来,他听到了脚步声,踩在石板上的声音比他自己的要沉重,不急不缓,有条不紊地一步一步走着,像是很清楚在干什么。

Merlin顺着声音找到了,就在最开始的空地上——Merlin把城堡逛了一圈后明白了那是中庭。

 

此刻那儿正站着一个人,清冷的月光下,他可以发现这个人是一个身量高大的美男子,同时也是一位骑士,他穿着锁甲,套着红色的罩衫和披风,头发在月白的光线下泛着金黄。

 

骑士看到Merlin的第一时间抽出了他的剑。

“你是谁,”他说,“在宵禁以后出来想干什么?”

“宵禁?”Merlin皱眉,“什么宵禁。”

“回答我的问题!”骑士单手持剑平指着他,“你是谁!”

“通常来说,人们询问别人的名字之前会报上自己的。”Merlin有些不高兴。

 

这个人长得好看但很没礼貌,他想。

 

“你不知道我是谁?”骑士露出不相信的样子,“以Camelot的名义!我命令你报上名字,说出你在宵禁里夜游的理由,然后我酌情考虑是否把你关进地牢!”

 

典型的贵族骑士,出身显赫的傲慢,Merlin内心里冷嗤。

 

“哦,所以这的确是Camelot,”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很壮观的城堡,可惜我从没来过,我也不能来,对吧,除非不要命了。”

“你在说什么?”骑士扬起剑。

 

Merlin想,他大概是个很优秀的战士,那把剑在他手里滑动得异常平稳而显得很有威胁性。

 

“我是说,这儿是Camelot,但这不是现实,这是一个……兆梦,是神明为了向凡人解释什么的时候把你丢进去的地方,相信我,我来过一次。”

金发的骑士看起来更困惑了,或者,把那个表情叫做“我见到了一个白痴”更为合适,Merlin观察后认为,这个人根本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是个呆头,他如此评价。

 

“你刚刚说你没有来过Camelot,可现在你又说你来过一次,你发现前后矛盾了吗?”骑士依旧把剑尖对着他,但没有之前那么戒备,“你是精神错乱还是怎么,这倒是可以解释一个人在夜里走来走去的原因。”

“我没有精神错乱!”Merlin无奈地喊道,“我是个巫师!好吗?我找死才会去Camelot,我说的是这儿不是现实中的Camelot!”

“巫师?!”骑士顿时紧张起来,但还有一丝不信,“你是哪门子巫师?”

“哪门子?”Merlin摊开手。

“哪有巫师长你这样子,”骑士用剑指了一下Merlin身上,“穿得像个……”他考虑了好一会儿,“仆人!你长得就像个仆人!不,我的仆人都比你穿得像样儿。”

“要不是我不能在兆梦里杀人,我一定杀了你来证明你以貌取人的错误性。”Merlin毫不客气地反驳,当然了他才不会杀人呢,只是做个样子罢了,Merlin在手掌里放出一团火焰,小小地炸开。

骑士的眼睛睁大了,他板起脸,弯腰平举剑身,拉开的架势释放出更有威胁的气场:“你是个巫师。”声音低沉了很多。

Merlin感觉有些受伤,他知道Camelot憎恨魔法,但亲眼见到这儿的人反对自己与生俱来的天赋他还是很难过。

“告诉过你了,”Merlin的声音也低了下来,“我还可以告诉你,你的剑对我构不成威胁,而且我不想伤害你。”

可骑士对此置若罔闻,他冲过来一剑劈下,Merlin连一根手指都没有动,眼中金光一闪,骑士仿佛撞在了一堵无形的墙上,之后那墙还推了他一把,连人带剑一起飞了出去。

剑掉在不远处,骑士以常人远远不及的速度翻起来捡起剑,不死心地再一次朝着Merlin冲来。

巫师举起一手,骑士的剑被定在了空中,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挪动分毫。

“你还想再试一次?”Merlin戏谑地说。

骑士没有回答他,Merlin被那目光中的杀气惊动,剑朝他劈来,Merlin不得不又把这个莽撞的家伙丢出去。

这次剑掉得有些远。

骑士艰难地爬起来,他竭尽全力朝着剑的位置挪去。

“你真不知道放弃,”Merlin有些于心不忍,“我说了我不想伤害你,为什么你这么恨我们?”

骑士捡起了他的剑,再一次,他平举着,Merlin惊讶地意识到那把剑在他手里依然没有颤抖,前一刻还在喘气的他,拿到剑后已经想办法平复了呼吸。

 

了不起的战士,Merlin想。

 

他没有回答问题,也不再盲目进攻,而是缓慢地举剑绕着Merlin踱步寻找机会。

“你被巫师伤害过?”Merlin无视他的威胁,再次尝试,“你的家人被伤害过?”

“你说对了,”骑士的语句落地有声,“你们一直在尝试杀掉我,还有我的人民。”

 

我的人民。

Merlin为这个短语愣了几秒。

“你是王室,”他轻声道,Camelot只有一个国王,而他只有一个儿子,“你是Arthur王子。”

 

骑士没有反驳。

Merlin明白了为什么他会来这儿,这就是神给他的提示。

这是哪门子提示啊?让他们在梦里战个你死我活?

“我从来没有那样做过,除非有人要杀我否则我不想伤害任何人,”Merlin忍不住为自己辩驳,没有人喜欢和杀人犯相提并论,“而……巫师也不恨Camelot的居民,他们只是恨你父亲。”

“因为他抓捕你们,以免你们残害人们!”王子怒斥。

“不是所有的巫师都那样残暴!”Merlin也恼火了,“可你父亲杀了所有人!甚至只是巫师的孩子!他们何罪之有?”

Arthur没有回答。

“那些德鲁伊人!他们与世无争,可Uther还是杀了他们,女人和小孩都不放过,我见过他们营地的残骸,无一幸存。”Merlin想起自己看到的场景,悲伤过后是怒火盈胸。

他抬头看向Arthur,发现这位骑士垂了一些剑尖,他脸上的表情是愧疚吗?

“你做的?”Merlin问道。

Camelot的王子依旧没有回答,漫长的沉默后他痛苦地皱眉,“我很后悔,我只能这么说。”

“你才是凶手,”Merlin毫不留情地攻击他,“可你还对我拔剑相向,你的骄傲和骑士的荣誉让你这么做的吗?杀掉小孩子?”

“我告诉他们放过女人和孩子!我……”Arthur条件反射地试图解释,可他还是放弃了,“我并不以引以为荣。”他简短地回答,紧闭嘴唇。

 

他不屑和一个巫师解释,Merlin猜测。

 

“哼,”Merlin冷哼,“你们Pendragon们,口口声声厌恶魔法,可到了关键时刻,却还是有求于魔法。我不敢相信我居然有一会儿后悔没有去救你。你根本不值得。”

王子蹙眉,他握着剑柄的手指紧了紧,“救我?”

“对,你那高贵的头颅要保不住了,”Merlin不耐烦地动了动腿,他要怎么才能从这个梦里解脱来着,“你父亲派人来找我,求我救你。”

这个王子好像对自己的遭遇一无所知,他看看四周,但还没有完全放弃战斗,“我好好的,求你?为什么……你在扯什么?巫师都是你这样莫名其妙谎话连篇?”

“我谎话连篇?”Merlin气得要跳起来,“你才是个菜头!你都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像是为什么你在这里!站在这儿说了大半天废话都没有一个人出来!你是瞎子还是什么都意识不到?”

 

这个王子可能脑袋真的不怎么灵光,Merlin怒视对方先是怀疑继而开始思考处境的样子。

 

Arthur看了看身后,往常巡逻他身后都会有骑士,可现在空无一人,一开始他还以为或许是有什么原因耽搁了,他们很快会赶上自己。可这个巫师说得对,他们打出了这么大动静,却没有人从城堡里出来查看,守卫呢?骑士们呢?而周围的每一扇窗户后都是漆黑,他们没有吵醒任何一家人?

“你把他们怎么了?!”Arthur咆哮,“骑士们!守卫!还有居民!你把他们怎么了!”他用剑防备地指着巫师后退到了一堵墙边查看,甚至翻进矮墙打开了别人家的门。

没有人,一个人也没有,空空的。

这期间那个巫师什么也没做,随便他跑来跑去。

 

“出了什么事?”Arthur回到中庭,他已经找遍了短时间能跑到的地方,找不到一个人,实际上,这就是一座空城,连有人生活过的痕迹都没有。

“告诉你了,这是一个梦,而你,离死不远了。”巫师冷冷地瞥着他。

Arthur站定,他已经知道自己恐怕不是这个巫师的对手,而对方说的恐怕也是对的;他努力回忆自己记得的最后一件事:由于周边的森林里出现蛇头豹身的怪物,威胁逼近了城堡,国王下令宵禁,他带领骑士团巡逻……他见到了那个怪物,有骑士倒下了,他别无选择与之战斗——

该死,Arthur想起来了,他把剑刺入那畜生的胸口,但对方的牙齿也穿透了他的铠甲。他还记得毒液烧灼身躯的痛楚。Arthur下意识地抬手覆盖肩膀的位置,他的伤口开始隐隐作痛。

所以他是在做梦。

而且他快死了。

 

这个巫师没有骗他。

 

“你终于明白了?”巫师乜着眼睛,在胸口交叉双手,神态像一个少年。

Arthur短促地叹口气,他不得不接受现实,可他为什么会和一个巫师在一个梦里?这个人看起来这样活生生的,但Arthur肯定自己以前没见过这样的人,否则他一定记得。

“如果我在做梦,为什么你会在这儿?”Arthur语气不佳,他讨厌处于下风。

“我说过了,神大发慈悲想要告诉你什么的时候,他们就会把你丢进这种兆梦里,当然,我就不该问他们问题,我就没想到他们会搭理我。”巫师的话依旧令人费解,但Arthur不想追问,他努力地自己拼凑意思:这个人问了神……神?真的?一个问题,然后神回答了他,用这个梦。

大概是这样吧?

“你问了什么问题?”Arthur有很多疑问,比如怎么向神提问?但他最后拣了这个。

巫师似乎很讶异他会抓到重点,“我以为你不关心,好吧,我问他们,呃,我拒绝去救一个人的性命,那就是你,因为我不认识你而且你父亲实际上你知道,杀了很多巫师,而我就是巫师,或许有一天他会把我也杀掉,所以我拒绝了他派来的骑士,也许你认识。”

 

这个巫师很啰嗦,Arthur眯起眼睛,他有很多问题想问,但对方看起来还没有说完。

 

“——长着胡子,个子很高,叫Leon什么的?我拒绝他跑了,但才过了几小时他们又找到了我,也许下次我得跑远一点儿……总之,我躲进了山里,然后思考这个事,也许我应该去救你,我知道方法,咬伤你的是一头寻水兽,无药可解。”

Arthur翻个白眼,这个长相奇特的巫师知不知道自己说话前后矛盾?他知道方法但是无药可解?

 

或许巫师都是些怪胎,他无语地想。

 

“好吧,我大概明白了,”Arthur点点头,“不劳你费心,我没指望巫师会救我的命。”或许不靠你我还能活久一点儿呢,他心道。

“你根本不明白,”巫师也横了他一眼,“要救你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寻水兽是古教的产物,它伤了你而不是别人意味着你的命已经在古教的掌握中,普通的方法是救不回你的。”

Arthur沉默了一会儿,他是个战士,他早就准备好了总有一天会死于一场战斗,只要那是光明磊落的。“那么你就让我死就好了。”他四处张望,想要找到一个离开这个诡异梦境的方法。

“但你的骑士,”巫师又说,他就是停不了嘴是吗,Arthur只好面对他,“骑士Leon恳求我,他说你会受伤是因为救他,应该死的是他而不是你。”

Leon,是他在骑士团里最亲近的战士,他们年纪相近,关系一直很好,“他是个好人,”Arthur说,“一个好骑士,骑士团里的人都会为彼此做一样的事,他也会对我这么做的。”

“骑士精神哈。”

“不管是什么,你们巫师……有吗?”Arthur挑衅地回答。

但那个巫师只是瞅着他,似乎是在发呆,“该死的我受够这个梦了!怎么醒来?”他低声吼道,绕着圈子想找个办法。

“他愿意为了救你放弃他自己的命。”巫师说。

Arthur只得站住。

“这就是拯救你的办法,一命换一命,”巫师补充,“如果不是他那么说,我也不会认为我能救你,我说过了,寻水兽的毒无药可解,只能一命换一命。”

Arthur回过身,不可置信地看着巫师,那个少年模样的人有些局促,说起来他那是什么长相?乍一看真的很奇怪,但Arthur发现自己在盯着他看了那么久以后,却感觉到了异样的顺眼。尤其是那双清澈的大眼睛,你无法相信自己不能信任一个有着这样眼睛的年轻人。

“我不允许他那么做!”Arthur狠狠地说,“忘了这件事!你能不能……只是告诉你的神你的问题已经完事了?”

巫师若有所思地注视他,久久没有说话。

 

这个巫师具有一股天真和纯洁的气质,Arthur不无诡异地想,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也许这是巫师的法术把戏之一?可恶的巫师。

 

Merlin诧异于Arthur的坚决,他看不出一丝王子在故作姿态的意思,这个人就是愿意自己去死而Leon骑士活着,这不对劲儿,Merlin心想,王室不应该是这样的。

“你和你父亲很不一样。”他脱口而出。

“什么?”Arthur突然瞪过来,“不要把我父亲扯进来!”

 

看来他对家人很重视,Merlin了然,被踩到尾巴的猫反应也就这么大。

 

“你的父亲,是赞同一命换一命的,”Merlin耸肩,他都站木了,开始动来动去,“我以为你也一样。”

“你什么意思?”王子一度涣散的注意力再次集中到他身上。

 

他的眼睛很蓝,Merlin注意到。

 

“你知道,当年你父母没有孩子,”Merlin说,“就是一命换一命得到你的。”

一时间,对面的反应是完全没有反应。身边是死一般的静寂,Merlin还以为Arthur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

直到王子朝前走了几步,“你说什么?”他声音有些虚弱。

这是对方第一次出于攻击以外的目的朝自己靠近,让Merlin内心涌起些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兴奋,他没有后退,因为Arthur王子的眼睛瞪得那么大,他半张着嘴唇,鼻翼轻微开阖。

Merlin明白了。

“你不知道,”他惊呼,“……你父亲没有告诉你……当然了,我应该想到的……”

Arthur闭上了嘴,他的脸色如此苍白,胸膛剧烈起伏着,Merlin微微低下头,“我……”

“你撒谎。”Arthur咬牙。

Merlin吃了一惊,“我没有!”他强调,但他完全理解Arthur不相信的原因。

“你在撒谎!巫师!你怎么敢!!”王子在咆哮,Merlin几乎可以看到他的愤怒在空气中形成一道扭曲的轨迹——他突然知道了他的父亲用他母亲的命换来了他的出生。

Merlin后退了,他不用设身处地也能理解到那感受,如果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被唯一的亲人背叛……

“我父亲——他——”Arthur在大口地吸气,“你在撒谎。”他笃定地说。

Merlin咬着嘴唇,他本能地想要驳斥这个观点,他没有撒谎,但Arthur不会相信的,“魔法清洗是从哪一年开始的你知道吗?”

王子的注意力不在他那儿,Merlin没指望对方回答,“大家都说是二十年前,你知道,那是……”

Arthur怒吼了。

像猛兽一般的咆哮让人胆寒,他的动作也狂风一般迅猛,Merlin吓了一跳,他难以躲闪,更别提要用魔法阻挡。

Arthur把Merlin撞在了地上,“嗷!”Merlin后背着地,身上压着一头发狂的巨龙——是亚瑟胸口的纹章。

骑士揪着他的衣领,剑尖抵在Merlin的脖子上,就在和下巴衔接的凹陷处,刺痛让Merlin神经紧张,他捉着Arthur的胳膊,如果他愿意,他还是可以把人从身上掀开的。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没有。

“说你在撒谎。”满脸通红的王子俯视他,眼眶布满血色,金色的额发垂着,发丝在空中颤抖。

几滴水滴在Merlin脸颊上,带着温度。

Merlin凝视他,“说你在撒谎!”剑尖刺进了他的皮肤,很疼。

 

巫师紧紧地抿着嘴,Arthur恨不得一剑刺进去,杀了他。

杀了他,杀了他,他胆敢污蔑Camelot的国王,他的父亲,还有……他那可怜的母亲,连自己一点儿印象也没有的母亲!没有一张画,没有一句遗言,没有她的任何故事!他那遥远而憧憬的母亲!父亲对她的死讳莫如深,对她的生平只字不提……这一切……

这一切……

Arthur感觉胸口被一块一块石头塞得胀痛,而石头还在增加,血液无处可去震得他耳膜好像要裂开,胸怀要炸掉一样越来越沉重,那石头越来越庞大……

他想要做点儿什么来让一切回到正轨,但是杀掉这个巫师?!

“说你在……撒谎……”齿缝几乎要迸出火星。

他的手抖得要掌不住力道了,那细长的脖子就要被切成两段。

 

“我很抱歉……”

 

刃尖压得Merlin咳出来。

剑掉在地上,是被剧烈甩开的,Arthur挣扎着站起,离开那瘦弱的身体。

Merlin爬起来,他能说什么?他盯着王子宽阔的脊背,抚摸自己脖颈一侧浅浅的刀痕,最简单的治疗咒语就能治好。

 

他不像那些贵族,他重视朋友、家人,比预料中更仁慈。

 

梅林叹口气,这根本一点儿也不像想象中的Camelot的王子,甚至连边都挨不上。

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被寻水兽找上?而且为什么寻水兽会出现在Camelot?这种传说中的怪物被古魔法召唤出来,往往被赋予了古教的任务——传达一种讯息,像是警告或者只是表达古教祭司的愤怒。

Merlin脑海里浮出一个名字,Nimueh。据说很多年前,就是她达成了Uther的愿望,而现在……为什么她要Arthur死?就算她恨,也应该恨Uther才对,而且为什么是现在?

 

Arthur被一腔愤怒驱使着,他迫切地需要发泄,剧烈的冲击让他有些站不稳脚步。

他不信!父亲会做出这种事!

可那巫师,那双眼睛,直视着他。

魔法大清洗从他记事的时候就已经在实施了,根本不需要他问,就在去年的庆典上他父亲亲口说的“自从驱逐了魔法,我们享有了二十年的和平”,他记得很清楚,二十年,正好是他的年纪;他父亲刚刚砍下一个巫师的头作为庆祝开始的表示,而那个巫师的母亲在众目睽睽之下发誓要报仇。

那个夜晚,伪装成歌唱家的女巫朝他扔出一把刀子,他的男仆推开他,死在那把匕首下。

他怎么会忘记?

是他,导致这二十年来的杀戮。巫师刚才提起的德鲁伊部落,是他带头去做的,为了让父亲骄傲,他下令放过小孩和女人,但有些人杀红了眼,有些孩子或许跑掉了,但也有一些死在他们手中。他为那场混乱震惊,来不及阻止一切发生。

他从来没有忘记过。

Arthur抹了一把脸,现在他快死了,他的死是否能洗刷这些罪恶?

“你不能死。”巫师在他身后说。

他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什么?”Arthur转过身去,“你读了我的心?”

 

Merlin面对王子恼怒的低吼,有些摸不着头脑,“读心?我没有这个能力,为什么?”

他看到金发骑士的脸虽然布满泪痕,但已经恢复了一些神智,Arthur又抹了一把脸,试图让自己体面些。他已经在这个素未平生的巫师面前出够丑了。

“你说过无药可解,我不会让Leon替我去死的,没有人会替我去死。”他声音低沉暗哑,因克制感情而显得十分僵硬。

“但如果是要害死你的人呢?”Merlin说道,“有人召唤了寻水兽,我猜测目标就是你,Leon骑士说过他被那头怪兽踩着以为死定了,是你攻击它吸引了注意力——为什么寻水兽不咬他?”

“这又有什么关系?”Arthur的语气显示一点儿也不关心,他弯腰捡起地上的剑,插进腰间的剑鞘。

“你快死了!”Merlin喊道,“你不想活下去吗!”

“对,”Arthur点头,“有人要杀了我,巫师,无所谓,总归是我熟悉的那拨人,他们的目的达到了,报仇,你应该高兴。”他语调呆板得就像已经死去。

“可是你不应该是复仇的目标,要说也是你……父亲才对。”Merlin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想要Arthur活下来,他不明白。

“我死,他死,有什么区别?我知道,杀掉我会让他痛苦,那就是你……一些巫师需要的,如果我想要向他复仇——我也会带走他最宝贵的财富,我不敢说一定是我,但我的死肯定会让他痛不欲生,我很肯定。”他冷酷地说。

 

Merlin即便是第一次见到他,即便他们相处的时间或许不过几个小时,他已经觉得这样说话的Arthur很陌生。

“你不是真的那么想的,”他嘀咕,“他是你父亲。”

“他杀了我母亲!!!”Arthur突然爆发,“是他!!是他导致她的死!!”

他闭着嘴用鼻子喘气,似乎在强迫自己平复下来,“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他补充。

Merlin知道那只是他最后的骄傲,自己已经得到了他的信任,虽然不知为何。

“他——让无数的巫师为他的错误付出代价!!他杀了那么多人——为什么我要对他仁慈!!有什么理由!对他仁慈!!”

Merlin皱着眉,他也不知道,虽然在游历过程中他见过很多人间惨剧,父亲卖掉女儿,母亲丢下自己的孩子,还有失去双亲的小孩坐在大人的尸体边哭泣,老人在儿子的遗体旁抹着泪水,那么多的痛苦和悲伤,Merlin都亲眼见过亲耳听过,但他永远不知道如何应对。

“我父亲从来没有出现过,”他说,Arthur看向他,愤怒的双眼有瞬间的诧异,“我妈说他已经死了,”他抬头扫视了一眼城堡,“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见过他,我一直猜想他是什么样子,和别人的父亲有什么不同,会不会是一个慈祥温柔的人。或许他会教我剑术,你知道,我在这方面很弱。或许他也是巫师,那样他就可以当我的导师而不需要我四处寻找了。我母亲不会魔法,而我从出生开始就会了,我一度以为这是诅咒……”Merlin展开手掌,这一次,火焰组成一条小龙出现在掌心。

小火龙打了个嗝,呛出一朵小火花。

Arthur目不转睛地盯着它,完全不知道自己摒住了呼吸。

Merlin看到他好奇的样子,微微一笑,让小龙朝着Arthur飞去。王子有些吃惊,有些防备地盯着这小家伙仿若活物一般绕着自己飞了一圈,还对他胸口金线刺绣的龙形纹章喷了一口其实只有烟的小火苗,就好像是打了个招呼,接着消失了。

Arthur还找了它一下,对它的“失踪”有些失落。

Merlin温柔地看着他,“我想我愿意做任何事,任何事去见他一面。”

 

Arthur回视,Merlin有些躲闪王子的目光,但最后还是与他视线交汇。他们的注视充满了无声的疑问,尝试的探究,目光纠缠之久,好像经历了漫长的时间,或许有一整个夜晚坐在篝火边轻声笑谈那么久。

“我愿意做任何事,去见我母亲一面。”Arthur轻声回答,侧过脸去。

他们的视线断开,仿佛扯掉一根微不足道的头发那样,在两个人心口留下轻微的刺痛和淡淡的缺失。

他们尽力无视了那滋味。

“瞧,一个巫师和一个王子之间也没有那么多不同。”Merlin耸肩。

Arthur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他一眼,盯着他,上下扫视他一身。

“你——”

“Merlin,我叫Merlin。”Merlin突然想起来对方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Mer-lin,”Arthur含着这个单词,发音显得生疏但有着奇特的韵律,听得Merlin脖子后闪过一股颤栗,“你……有些特别的东西,”王子点点头,“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Merlin眨了好几下眼睛。

但我能告诉你,你身上那些特别的东西,Arthur。

但Merlin决定保持沉默。

“你不准死,Arthur,”相反,他说道,“我会救活你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月亮已经渐渐消失,天空半是青色的黎明,太阳快要出来了。

Arthur转向东方,他们周围的城堡在逐渐消失,梦快要醒了。

“你可以试试,”王子最后回头说道,苦笑了一下,“巫师,Mer-lin。”

 

身着银甲的王子朝着太阳的方向走去,红色的披风在他身后微微摆动,第一缕阳光射进Merlin眼里的时候,他还能看到Arthur的头发闪闪发光。一眨眼,他就在深山中醒来。

 

熄灭篝火,Merlin启程前往神佑之岛,等着吧Arthur,你不会死的。

 

 

Fin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