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夏】悠悠时光(上

没填完~不过也是填了嘛^^

相拥入眠

半夜一个机灵冻醒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体验,Mycroft缩了缩自己的脚,感到那片凉意也紧贴过来,他便认命地不动了,背后冻一块冷一块的,最过分的是有两坨冰块从腋下穿过塞进了他胸口——那真是需要惊人的忍耐力才能阻止自己把入侵者轰出去。

Mycroft一瞬间有些恼怒(毕竟他是英国政府来着),但他只是嘀咕着:“谢谢提醒我取消你的入侵警报是个坏主意。”

Hmm……贴在他脖子后面的部分呼出来的热气抚慰了被子的空隙,而胸口的冰还没融化,他弟弟一定累坏了才会破天荒一言不发放弃一个反击的机会,心中身为兄长的那部分怜悯涌上来,他将怀里的僵硬双手搂紧了一些试图软化它们,脑海里作为Mycroft的那部分则里根据这两个月以来的追踪报告和当下整个粘在他身上的寄宿物体透露出来的信息,勾勒着他兄弟这两天的收获——“吵…死……”背后含糊地声音吐在他睡衣的褶皱里打断了他的思绪。

好吧,Mycroft在眼皮下翻翻眼珠(他弟弟向来这么无礼),脚趾挨着那沾染了些人类体温的八爪鱼触手末端,认真地睡了过去。

一同外出购物

超市里的家用品区,一位男士刚从架子上取下了一瓶洗涤剂,旁边走过一个人飞速说道:“加速衣物褪色。”

这位男士愣了一下,迷茫着看手中物品的说明,然后迟疑着放回去,他回头看到那个人戴着兜帽低头在看着手中的什么东西,便试探着问道:“呃……谢谢?那……哪个比较好请问?我对这些很不……抱歉——”他打算伸手去点点对方以引起注意。

那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抬头,取下耳机看了他两秒钟后做了一个不耐烦的表情,一个转身就把架子上另一牌子摔了两瓶到他手推车里。

“哦,谢谢……不过,我想一瓶就……”男士礼貌地补充道。

“大学文学教授,结婚十年以上,两个小孩一只狗,男孩在学校足球队——当然需要两瓶,你妻子会夸奖你的。”连珠带炮说完,这个年轻人倨傲地看着他重新戴上耳机,教授吃了一惊,继而扶了扶眼镜:“你、你认识我?你是我的学生吗?”

对方耸耸肩不置可否,提溜着一大瓶牛奶走了。

这位教授瞪着他的背影奇怪摇了摇头,又在架子上选了一会,最后走向付款台,售货员小姐看见他甜甜笑道:“哦斯蒂文教授晚上好,半月一次的大采购哈?”

“晚上好凯瑞,是的是的哦这些东西……”

付完款,坐地铁回家,掏出钥匙开门,在门口的垫子上蹭脚,走进去把袋子搁在门边,洗了手后到壁炉边取下眼镜放进盒子里,坐进沙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起的纸,展开来,里面工整写着一大串字母(一次性密码),手指摸着下巴看了几分钟,他把纸条翻过来,背面潦草的笔迹写着:那副眼镜太滑稽了!

他轻声笑着把纸条重新收进口袋,转了转左手无名指的戒指,取下来换到右手无名指上。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你看到她眼睛里的反光了吗——”

“你是……说她尖叫着跑出来的大特写……Hmm……导演应禁止……在黑暗的拍摄环境里玩手机……”

“那很不……哈……专业。”

“专心点,Sherlock……这是你提议的……”

电视里发出的各种音效掩盖了对面沙发里的另一些噪音,其中还夹杂着一个人的喋喋不休:“受到惊吓的时候男人的叫声错误……我试验过……哦……就是那儿——你怎么敢!”

“是的,被折磨的声音也不对……”

“噢!Mycroft!!”

“瞧,是这样才对。”

一方的起床气

凌晨五点,因为橙色警报(该死的时差)的关系,Mycroft需要紧急赶去他的办公室,但这样就面临一个技术难题——他怎样才能不着痕迹地从睡成化石的的弟弟“搂抱”中挣脱出来呢。

Sherlock整个蜷缩在被子里,头搁在他的肚子上,双腿夹着他的,手倒是抓得并不紧,但Mycroft若要起身,Sherlock的头必然会降低海拔而那足够让他这个像猫科动物一样有精准头部定位系统的兄弟惊醒了(他们家可没有半睡半醒这一说),Mycroft伸手拿走头下的枕头,试图替换自己的肚子——说实在的密度完全不一样他没指望能成功。

“哦英国政府连普通市民的睡眠时间都不能保证了吗。”果然侦探在交接后的一分钟内就醒来了,而Mycroft正坐在床边穿袜子,头一偏躲过了被甩出来的枕头。

身后传来窸窣声,Sherlock把被子朝自己揽起来揉成一长条仿佛考拉抱着树枝一样长手长脚地搂住,Mycroft回头看一眼:“把被子盖好Sherlock,别把屁股都露在外面。”

“操你的工作去吧。”

很好,Mycroft被那个F词汇噎住了一瞬间,那玩意儿通常都不在Holmes吵架词库里,在Sherlock嘴里的出现几率就和Sorry差不多,Mycroft明智地认识到自己还是赶紧去解决了那个警报再说——这一个当前无法解决,过几个小时就好了,但愿。他轻轻起身,悄无声息地拎起自己的衣物走出卧室,借着洗手间的小镜子整理装备的时候,认命地叹口气。

因此,当要员们紧急聚集在唐宁街商讨对策的时候,国防大臣一句话里被Mycroft挑了三处刺,以至于其他人都在说话时畏缩着,他们有些过后私下里对助理说:“哦比起凌晨的红色预警更讨厌的是凌晨的Holmes,上帝保佑不用经常这样!”

而Holmes也在庆幸自己不用每天早上都忍受他弟弟,谢天谢地。

做饭

Sherlock醒来时,花了同样的时间确定自己在221B和否定掉——空气中飘散着一股甜香味——哈德森太太?不,有奶油奶酪鸡蛋牛奶玉米……综合起来那是妈咪很喜欢做的奶酪蛋糕。

他披上睡袍来到餐厅,奶油香味更浓郁了,Mycroft正儿八经系着围裙坐在餐桌边,Sherlock端起他的咖啡:“我可不会和你一起做蛋糕。”

“我知道,”Mycroft悠悠地啜了一口茶,“更何况你早就不记得食谱了。”

Sherlock条件反射地要反驳他记得——但他的确早就删掉了,顶多能凭着气味和外貌分辨出一些成分而已。

“So……”Mycroft站起来,整了整自己的围裙,遭到弟弟的一个白眼:“愚蠢透了!这种没用的东西我为什么要记得!”

“是是是,为什么你要记得呢,硬盘有限嘛。”Mycroft用他那充满了暗示意味的口气笑道——Sherlock被激怒了,当他嘲笑别人大脑空间有限还乱塞东西的时候,可没想过自己被人嘲笑“空间有限”的场景,他从座位里蹦出来,蹿到了料理台边,瞪着上面的瓶瓶罐罐企图杀死它们似的。

Mycroft一脸淡然递过来打蛋器:“让实验开始吧。”

哥哥负责掌握配料分量,弟弟则负责把配料按程序组合在一起,他们俩再将未成品放进相应的器具把握时间——论起做实验,他比哥哥的经验要丰富得多——蛋糕出炉后,Sherlock几乎是迫不及待用手挖了一块放进嘴里,被烫得做鬼脸的同时还不忘记表示自负:“丝毫不差是妈咪的味道,嗯?”

Mycroft含笑看着他,Sherlock顿时竖起了翎毛:“怎么!明明就是她的!你测试一下就知道!”

他哥点点头,扶着弟弟的脖子贴过来细细品尝了一会:“Hmm……不,是你的。”

随后,他们在餐桌上抢了半个多小时的奶酪蛋糕,但两个人都没吃到多少,搞得桌子一塌糊涂。

大扫除

Mycroft的公寓有间客房禁止钟点工进出——即使此人通过了军情处的背景调查。三年间偶尔他弟弟无处可去的时候会善加利用这儿,因此,自从他们俩兄弟确认了此空间暂时要归另一个Holmes管辖的时刻起,房间里就多了各种游离于装饰风格之外的物品。

Mycroft第一次走进去是在他兄弟接管那间房子的一年之后——却不是因为苍蝇满天飞什么的,实际上Sherlock对自己地盘的监管非常严格,未经他允许的昆虫和爬行动物从来不会擅自出现(至于那些有通行证的……哦妈咪的噩梦)。

Mycroft站在门口,满意看到他和妈咪长久以来的强制措施颇有成效。

此时,他左手一块手帕,右手准备了扫帚和抹布(他讨厌吸尘器的噪音),Sherlock大半年没有回来过了,房间里有浓重的灰尘味道,还有,他也不是为了寻找一份丢失的文件——打扫卫生作为掩饰也太蹩脚了。

他只是,想要打扫一下,但为什么走进去之前要做这么久的心理建设呢。Mycroft心想。一定是因为有太久他没有为别人服务过了(字面意思的服务不带隐藏意义的……),Mycroft回想弟弟尚且年幼时,他是多么习惯去做这一切啊。

用手帕捂着鼻子,打开窗户,弹弹架上的灰尘,把桌子上的书本整理整理(从小就只有他知道要怎么整理这些书才不会导致小少爷的反感——管家语),做完那些琐事,Mycroft的手习惯性地伸向床铺,很多年轻人都把小秘密藏在床垫下,但是Sherlock会在那里放“不需要藏起来的秘密”,有一次Mycroft在那儿发现了白色粉末残留——

但现在那儿只有他弟弟顺手塞进去的几个本子。

窗外清新的风吹进来,Mycroft在床沿坐下,在床头摆上擦拭干净的相框——本来是塞在某个搬家行李箱底部的,不过,在房间的临时主人回来气急败坏重新丢进箱子里之前,就先放在那吧。

浏览过去的相片

Sherlock进门,家里空无一人——当然,上班时间。

他大摇大摆走进起居室,放下一些随身物品,然后走向自己的“客房”,颇为谨慎地打开门扫视内里别无异样,侦探才轻松走进去,突然他摸一把书桌再看看手指——干干净净,翻个白眼低声懊恼道:“噢!多管闲事的Mycroft!”

Sherlock甩掉大衣,往床上一倒,眼光撇到床头,伸手一挥把相框面朝下拍倒,埋在床单里嘀咕着:“恶心的家伙。”

就这么趴了一会,他又蹦起来,跑去了厨房搜索到还温热的曲奇饼干,给自己泡了一杯茶,

缩进沙发里,看到壁炉上方摆满了各种相框,他便衔着饼干走过去,第一张是七岁的Mycroft在老家的壁炉前抱着婴儿的他,拍倒;第二张是父母的合照,嗯;第三张是他们四个人在圣诞树下,目测他四岁;第四张是Sherlock进入公学前不情不愿地穿上制服后和哥哥一起照的,拍倒!第五张是几年前他圣诞回家和Mycroft一起站在妈咪身后的照片。

Sherlock咽下饼干,眯起眼睛——从时间线上来看,这排缺了一部分。

他回到沙发里,双手指尖来回相触坐着,陷入了某种沉思。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壁炉已经点燃,座位边的小高几上有一杯略微凉了的茶和只剩一点底子的白兰地。

浴室的门发出响声,他回头望去,顶着潮湿头发的Mycroft正走出来,“知道答案了?”他哥哥问道。

“当然。”Sherlock蔑视地眼神扫过去,“诺兰不在中东,即使那里现在是最适合搅合的地方之一,如果我没估算错他回到了……”

“不,我不是说那个。”Mycroft给自己的杯子倒了酒,坐到了壁炉边抻直腿,Sherlock诧异了一瞬间,继而眼睛扫过壁炉上方:“没有我大学的照片。”

“你把唯一的那张丢进火里了。”

“哼,底片也是?”

“所以你这次回来还没进过我的卧室捣乱,很好。”

Sherlock露出被将了一军的表情,他狠狠地放下自己的茶杯离开了沙发,走了两步又窜回来指着他哥哥:“幼稚!Mycroft!幼稚!!”

直到他进了浴室,还把浴缸里已经放好的热水拍得啪啪响:“死胖子!”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Mycroft踏进起居室,绕过地上散布的书籍笔记,走进厨房,忽略餐桌上各色实验用品,他弟弟就是有把任何一个地方改装成“Sherlock Holmes巢穴”的本事。

“你要庆幸我不常在家用餐,Sherlock。”他打开冰箱,冲里面的物体眯起眼睛,高声说道。

“所以你的节食计划如此举步维艰Mycroft。”沙发上传来侦探的回应,外加一个冷哼。

相隔两地的电话

“晚上好Mycroft。”

“晚上好Sherlock,你喜欢我的礼物吗?”

“是的非常喜欢,妈咪也很喜欢,她很高兴……谢谢你Brother。”

“不用谢,向妈咪转达我的遗憾,不能回来和你们一起度过圣诞,好吗?”

“好的,我们也很遗憾晚餐上你的缺席,Brother。”

“圣诞快乐Sherlock。”

“……And a Happy New Year.”

挂了电话,Sherlock瞪着妈咪表示“这样总行了吧!”,老太太扬起眉毛去镜子前试戴自己收到的礼物,Sherlock转背就在手机上敲打:

【明年轮到你回来了!你敢反悔我就灭了南区的监视系统,你就花上一整年去重建吧。S】

收到信息的英国政府笑着摇摇头,戴上眼镜重新面对文件的同时低声道:“Oh dear。.”

早安吻

John下楼来,经过厨房,打开冰箱,觉得不太对劲,他旁边的橱柜上有一壶烧开的水还在冒热气呢。

他退回起居室,看到Mycroft坐在Sherlock的位置上喝茶。他眨了眨眼睛才相信自己看到的不是幻觉。

“Mycroft!?”他说,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是早上六点!看在上帝份上!你怎么在这!?”

英国政府面无表情地看着报纸,“早上好,John。”半晌才回答。

医生僵在那里,摇摇头回到了厨房,这时Mycroft也走了进来,把茶杯放进池子里,掏出怀表看了一下:“是时候了。”

“什么时候?”John皱眉问,提了提自己的茶包。

“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活动,医生。”Holmes家的人好像都喜欢留悬念——他妈的你们把话一次说完会死吗?

Mycroft转身,John一边腹诽一边忍不住跟在他身后,倒要看看他搞什么名堂。

结果Mycroft走到Sherlock的房门前,习惯性地抬起手,大概是想要敲一敲门,但半途又放下了,转而去转动了门把手,出乎John的意料,没锁。

Sherlock在床中间把自己裹得跟炸虾一样,头埋在被单里完全见不着,只有苍白的脚踝以下露在外面。

“啧啧。”Mycroft叹着气,John捉着自己的茶杯杵在门口看热闹,倒要看看你怎么把平时不睡觉一睡就起不来更别提是大清早六点要他起床他会干出灭门惨案的Sherlock叫起来。

只见英国政府一只膝盖跪上床单,一只手撑在枕头上,去拉开Sherlock头上的被单布料,纯棉的,柔软透气,憋不死他。

所以Mycroft拨出了Sherlock的脸以后,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呃,John没看清是什么东西,捂在了咨询侦探的脸上。

WTF!?

过了大概十秒钟,Sherlock像一条被拖上岸的人鱼一样挣扎起来,谁叫他手脚都在被子里裹着。

但Mycroft可一点也没放松,一直捂着,John端着自己的茶杯,完全不知道要做什么反应——这是救人呢还是不救呢?救人那肯定会得罪英国政府,不救吧……室友……算了还是不救吧,John定心想,反正如果哥哥杀了弟弟,应该……不对啊,如果真出了命案,顶缸的肯定是他John Watson啊!难道你还指望Mycroft会去坐牢!

于是电光火石之间John做出了决定,他一口气喝光滚烫的茶把茶杯往口袋里一塞就要过去帮忙,因为这时候Sherlock已经不动了,但他刚跑了两步,就发现Sherlock的眼睛已经睁开了,怒气冲冲间他清醒了不少,终于能够把自己的手脚从被单里掏出来了,这时候Mycroft果断松开了手,往床边一跳起来,灵活得就像什么跳远运动员似的,站在John旁边若无其事甩了甩手中的布料,又给塞回了裤子口袋里。

腾坐起来的Sherlock面色潮红,呼吸不稳,一脑袋鸡窝,眼神阴狠地瞪着他。

John的眼珠子在兄弟之间晃动了一下,“我好像听到了烧开水的声音……”说着朝门外移动,Mycroft转过头来:“是的,我也听到了。”

说着,走到床边探身,扶着Sherlock的怒气冲冲的下巴扳过来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早上好Sherlock,来吃早餐了。”

然后就率先经过目瞪口呆的John身前回到厨房去了。

John还打算发表什么议论,但Sherlock朝他身后扔了个枕头。

*

*

*

替对方挑衣服

John被枕头赶出来,看到Mycroft已经在往起居室的小茶桌上摆放起了早餐——香肠是哪来的?番茄哪来的!?面包又是哪里变出来的!?

Mycroft小心地转动着碟子,看上去很惬意。

John发誓在此之前他没有想象过Mycroft养尊处优比Sherlock还懒的Holmes准备早餐的样子。

好吧,他想起来了曾几何时,Holmes太太说过,以前都是Mike在照顾Sherlock——虽然很不乐意很不情愿很不耐烦,但他依旧是个好哥哥这一事实。

就在John发现也有自己的一份早餐,道了谢,嗅了嗅咸肉和血肠的香味,高高兴兴准备落座吃的时候,Sherlock裹着被单打着哈欠晃荡出来了。

“你知道我们现在赶时间吗Sherlock?”Mycroft不赞成地看着他,“我们还有半个小时就该出发了。”

“嗯哼。”Sherlock弯腰查看了一下John的碟子,嫌弃地扁嘴。

“去穿衣服!”Mycroft的样子让John想起了白金汉宫那天。

“都拿去洗了。”Sherlock理直气壮地回答,然后捏起了一块面包叼着。

“整个衣柜是吗。”Mycroft揉了揉额头。

Sherlock则在自己的沙发上坐下来,用面包蘸着番茄汁往嘴里塞,完了还舔舔手指头。

Mycroft黑着脸:“什么时候你才会看起来比昨天年长一天?”

“永远?”Sherlock舔干净小拇指,对着哥哥摆出一个最无辜最可爱的微笑,John差点喷出自己嘴里的碎黄豆,好吧,他现在知道这家伙平时都跟谁在练习骗主妇开门技巧了。

Mycroft长叹一口气,给助理打电话,John听到了他压根不认识的牌子,还有一些不能理解的颜色,什么叫“贵族紫”?不就是紫色吗?总之,直男不懂也没关系,他安慰自己。

关于宠物的话题

Sherlock不喜欢第欧根尼俱乐部,首先,这儿是Mycroft的地盘,其次,这儿偶尔会有很讨厌的人出现,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会喜欢混迹在Mycroft为首的俱乐部里的人,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比如那个看上去和他哥哥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红发男人。

当Sherlock走进Mycroft专用办公室——他从不敲门,听到那个人正在说:“你的宠物怎样了?”

Mycroft抬头看到了Sherlock,偏了偏头示意酒柜。

“我不养宠物。”英国政府的勺子搅拌了一下加糖的茶,轻轻放在碟子里,“那太浪费时间。”

“真的?”红发男人的眼神跟着咨询侦探走向白兰地的身影:“但他有个很不错的屁股,不是吗?”

“你会大失所望的,把我当作宠物的话。”Sherlock给自己倒了一杯,说完喝了一口。

“会很糟糕。”Mycroft点头,“再也别想有整洁的室内了,精美的装饰更加不可取,什么人会想要养这样的宠物?”

Sherlock怒视他。

红发男人哈哈大笑,“有趣。”他说着,转头看向Sherlock,“你的宠物还好吗,那应该很可爱,我觉得。”

Sherlock转了一下眼珠,“他说的是John,我想。”Mycroft提示。

“哦,”Sherlock皱眉,“我还以为是碗柜里发现的蟑螂卵鞘,我早上把它们放进了拖鞋,有利于孵化。”

闻言,长相类似的两个人面部表情都空白了一瞬。

几英里外的伦敦贝克街,传来了高分贝的尖叫。

“谁的拖鞋?”最后,那个红发男人不无八卦地追问,而Mycroft只是皱眉闭上眼睛,啜着自己的茶就好像那是一味苦涩的药剂。

一方卧病在床

深秋的阴冷让Mycroft心情很糟糕,任何一个人生病了还要上班,心情都不会很好。

本来,他可以吃点药,坐在自己家里的床上,喝一杯暖和的蜂蜜茶,如同以往闲适的俱乐部下午那样,轻松送走这偶尔的一次不适。

但病情就像可恶的乌克兰局势就在他爬上床的两分钟后恶化了,首相一个接一个电话打过来咨询,国防部干脆派人上门找看法,能干的女助理再怎么挡也挡不住德法两国的外交部啊。

于是Mycroft含着另一颗阿司匹林,舌头把药片抵在上颚上,缓慢而僵硬地重新穿上衬衫,套上马甲,披着西装——他四肢关节酸得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走出卧室的时候,女助理看到他这样子都吃了一惊,走过来为他穿好外套,“Sir?”不安地开了口。

“做好自己的事,我们。”Mycroft惜字如金,强忍着反胃闭了闭眼,药片已经在嘴里融化,微酸的苦味就好像是反上来的胃液,但他不敢喝水,免得吐。

去白厅的路上,他一直闭着眼睛,脖子僵硬地固定头部的位置,每一次车子起步和刹车乃至驶过路面的不平所导致的轻微晃动都能让他的面色变一变。

助理坐在他身边就好像那儿有一座火山口,她时不时从手机上抬起头来瞟老板一眼,英气的秀眉拧着。

*

当一切终于尘埃落定,已经是半夜,美国大使最后一个离开,走之前还在和他们的国务卿通话,因为英国的反应实在不令大洋那边的长官满意;但那又怎样呢,伦敦金融中心的位置不能因为第一大国的异位而动摇。Mycroft阴沉的脸因为发烧而显得有些出乎意料的生气勃勃,就好像他平时冷漠的面具终于从中裂开,这一反常的样子居然让人以为有机可乘。

荒谬。

Mycroft盯着铩羽而归的超级大国的使者背影,侧头对助理说:“全都结束了?”

“是的。”女人甚至没有扫一眼通讯录,今天,至少今天没事了。

Mycroft鼻子里吁出一口气,转动脚跟朝着自己的车子挪去。

又是历尽艰辛的路程。

在女助理的坚持下,她支撑他到了公寓门口,Mycroft察觉到不对劲,还打算说些什么,但她抢在前面回答:“一切都很好,Sir,会好的。”

Mycroft眨眨眼睛,哦,是的,发热已经让他变得这么迟钝了,这位助理从来不用他多做叮嘱的。当然。所以他点点头,打开了自家的房门。

家里有人,壁炉火焰的热度辐射了整间房子——燃烧时间超过三小时,Mycroft的鼻子有点不灵,不然他会闻到很多味道;比如火焰里添加的一些安神效果的药材沉香、把蜂蜜茶从厨房端到起居室沿路留下的甜香、浴室被使用过的沐浴残香,等等。

所以当Sherlock从壁炉前的靠背椅里站起朝他走来,他才发现弟弟洗了澡。

当弟弟把手中的杯子端到他面前,温暖的玻璃贴着他的嘴唇了他才意识到这是尽可能降低反胃的甜度。

“快喝,你都要因为低血糖晕倒了,那很麻烦,节食失败的Mycroft,喂,醒醒,哦天呐我居然也会有说这句话的一天——别站着睡觉!”

“哦Sher……”Mycroft迷迷糊糊地眨眨眼,感到他弟弟掰开他的嘴塞了一颗药,接着他被灌了好多糖水,然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昏睡途中大约是醒来过一次,或者两次,Mycroft觉得湿热难受,有人给他换了衣服,或许,他又睡着了。

*

第二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他醒来,不透光的窗帘依旧拉着,他躺在黑暗的静谧中,推测现在是什么时间,乌克兰反对派是否和普京对话成功,也许他需要再打个电话——

“停下,”熟悉的声音从左边靠来,一个脑袋在他头边上轻轻撞了他一下,“吵死了……”那个人翻了个身,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摸到他额头。

“退烧了。”Mycroft自己说。

“嗯哼。”Sherlock把手缩回被窝,“最好是,我可不想把你扛到浴室去,死胖子……”他打了个大哈欠。

“早上好。”Mycroft轻轻叹口气,“中午好?”他又说。

“上午好。”Sherlock嘀咕,头又埋深了一点,彻底掉进了Mycroft的肩窝里去,不到半分钟,就开始发出平稳的呼吸声。

好吧,乌克兰可以等等。

Mycroft闭上眼睛,在被子里找到了弟弟的手,也再一次陷入了沉睡。

午睡

从不爱惜身体的Sherlock感冒了,简直是老天有眼。

John给他开了药,还端来水,“你咳嗽个不停,Sherlock,还有痰,就像个老头子,如果那是真的我还得拖着你去做ct检查你的心脏,现在把药吃了!”

咨询侦探可不那么听话,他倒是吞了药,但和小孩子一样以为吃了药就什么都不用干了病马上就会好似的,立马就想去查案子。

“老实点!案子会等你的,至少一个下午!吃了药你得睡一会儿!”John只要一转过头就能看到室友努力不懈地想要拽掉身上的睡衣,换上衬衫出门。

最终John还是没能阻止Sherlock,咨询侦探已经够到了他的大衣衣摆了。

“我要打电话给Mycroft!他来了一分钟就会解决掉你的案子!”John作为医生的责任心被彻底激怒,咆哮着开始掏手机。

“你不盖(敢)!”Sherlock嘶哑的嗓子吼着,声音完全跑调。

“我当然敢!”John举着手机,“你回不回卧室!”

Sherlock怒视他,然后还是扯过自己的大衣,他笃定室友不会真的打电话给他哥哥,John气死了,但他真的不会。

但John还是得虚张声势:“我真的打了!”

“不你不会。”Sherlock已经赢了,他穿上大衣,带着不正常的红润脸庞和因为咳嗽而湿润的眼睛。

“不他不需要。”这时另一个人加入了战场,他们刚才的争论盖掉了楼下的声音,Mycroft悄无声息地走到了门口都无人发现。

Sherlock不以为然地撇嘴,擦过他身边要离开,但Mycroft一转身瞬间把他反手压在了门框上,John突然觉得这一幕怎么那么眼熟。

“别在生病的时候违抗我,兄弟,那不值得。”Mycroft欺身在他弟弟的耳后轻轻说,年轻的Holmes脸庞泛起更深的潮红——他感冒了好吗!

然后英国政府就这么拽着弟弟的胳膊当着John的面把人揪到卧室去了。

之后整个下午都没有出来。

John坐在安静的起居室里心想,果然还是只有他哥哥能治住Sherlock,甚至还能逼得那家伙午睡,真了不起。

 

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出外两年,Sherlock才知道自己的络腮胡子能长成这样,别说他还挺喜欢这手感,还有镜子里那个沧桑的人,难怪男人们喜欢胡子。

于是Sherlock就抹了抹脸,打开了门。

外面就是他兄长的私人办公区域,Mycroft头也没抬,翻着手里的一份报告。

Sherlock走出浴室,恰好Mycroft也看完了,大笔一挥签下自己的名字,合上书页抬眼张嘴——却是短暂的停顿。

“怎么。”Sherlock欣赏了一下难得的景色,他哥哥很少露出这种表情。

Mycroft拨了电话:“带Josh过来,对,现在,还有他的衣服。”

“我喜欢我的胡子。”Sherlock摸了摸下巴。

“我怀疑,”Mycroft嫌弃地皱起嘴角,他绕过书桌走过来,“那让你看起来比我还老。”

“我更喜欢它们了!”Sherlock抬高了声音。

而他哥哥走到面前,前倾了身体,Sherlock没有后退,他感到胡子间的嘴唇被轻轻地碰了一下,但他分不清碰到的是Mycroft的嘴还是下巴。

“现在呢?”比他高一寸的哥哥颔首瞅着他。

Sherlock压低了眉毛,“交通问题什么时候解决?Josh早该到了!”

 

帮对方吹头发

Josh还是没来,Sherlock裹着浴袍看报纸。

看着看着打了个喷嚏。

Mycroft叹口气,把他弟弟从躺椅上拉起来扯进了洗浴间。

因为墙上的吹干设备线不够长。

“你就不能换个发型吗?换个容易干的。”他哥哥一边给他吹头发一边抱怨道。

Sherlock假装吹风机声音太大没听到。

 

2 thoughts on “【麦夏】悠悠时光(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