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林传奇/AMA】The heir of Camelot 卡梅洛特之继承人 【全文】

全文三部一共28万字,在写作期间我个人喜好问题人名全是英文,可能有些童鞋看不习惯~现在完结了,我把人名替换成了中文,看起来可能方便一点~
【中文人名】在线地址:AO3

一起度过了无数难关的Arthur和Merlin彼此信任依靠,但依然只是王子和男仆,Arthur对男仆的天赋也依然一无所知。有一天,Arthur被魔法变成了姑娘,事情是否会有所不同?

【警告】:
1,虽然Arthur在本文有性转,但他依旧是一个男人。
2。文里多处有开车,BL和BG都有【只限于亚梅之间】,由于我是无差互攻党,这篇AM为主,但有MA的情节,洁癖就不用点开了~

第一部
1
Uther为了获得子嗣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件事在巫师界是众所周知的“秘密”。
“上一个想借此要挟卡梅洛特的女巫至今下落不明,Nimueh有多厉害你知道,她可能已经死了。”
在深山中的一小块空地里,碰头的几个斗篷人毫无必要地窃窃私语,就好像他们在防备周边的树木和枝叶间的虫鸟。
“她是个愚蠢的婊子,”一个声音说,她的斗篷是深紫色的,“她给了Uther那个儿子!由于她,现在卡梅洛特排斥魔法,不别反驳我,Uther当然是个混蛋,但Nimueh就是个白痴居然相信Uther那种人。”
“那你是想怎么?把罪因推到Nimueh头上,对Uther谋杀我们族人的行为置若罔闻?!现在她都死了!”灰色斗篷低声质问。
“我当然有主意,我听说Uther有一个女儿,私生女,”紫斗篷动了动,好像很得意,“而且我有可靠消息——她是个巫师,想想吧,如果她能登上王位……”
“所以,我们还是得做掉王子——”黑色斗篷的人迫不及待接口。
“笨蛋!你没发现每一个尝试杀掉那个该死的Arthur的家伙都不是死了就是消失了吗!如果杀掉他那么容易我们就不需要在此碰头了!他!不!能!碰!”咖啡色斗篷的人激动得差点把斗篷都掀开,慌乱过后急忙整理了一下。
“瞧把你吓的。”灰色斗篷冷笑。
“闭嘴。”咖啡色斗篷嘀咕。
“你们到底还听不听我说话了。”紫斗篷不悦的声音插进来。
没人接话,于是紫斗篷继续道,“只要王子在,私生女当然没有继承权,但那个王子……我们都知道他很难被杀掉,我们中有先知,预言里那‘三个没有’是怎么说的?”
“‘没有人的魔法比他的保护者更强大,没有人的剑术比他的保护者更精湛,没有人能胜过他们。’”好几个人一起复述,声音参差不齐但全都一字不差说完了。
“正确,所以杀掉Arthur或者他那个不知名的保护者都是不可能的任务。”咖啡色斗篷补充。
“这意味着,”紫色斗篷洋洋得意,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道,“只有他们自己能互相伤害。”
“你的意思是……”
“Arthur是王子,所以他的保护者会不惜一切维护他,登上王位他会成为国王——每个人都想要成为辅佐国王登基的人,但……”紫色斗篷又在卖关子,其他人都有些不耐烦,“但怎么!”
“——如果他不是王子?如果他不会登上王位?谁还会在乎他?”
“怎么做?”深灰色斗篷追问。
“哦,我知道了,”咖啡色斗篷说,“不得不说,这是个好主意。”
*
Gaius有些恼火,他作为一个中老年人——靠近中的部分谢谢,他总是起得很早,而按道理来说应该和他一样早起的Merlin却总是在赖床。虽然偶尔Merlin也会按时起床准备早饭,但大多数时候都是Gaius自个儿准备吃的,还得给Merlin留一份。一点儿也不懂得照顾中老年人。Gaius瞅瞅窗外的天色,琢磨着Merlin也该起来了——Arthur说不定都醒了正在嚷嚷着“早餐!Merlin!”呢。
正想着,Merlin的房间传来什么东西滚在地上的声音,接着是一声惨叫。Gaius等待着,一阵窸窣后门打开了,鸡窝头的Merlin揉着后脑勺出现在楼梯上。
“早上好Merlin,Arthur说不定已经大发雷霆了。”Gaius一边戴着眼镜看自己的药水配方本,一边喝粥,顺便用眼神吐槽一下他的发型。
“早Gaius,Arthur当然会大发雷霆,有哪个早上他不这样吗,我想想,哦有!在我梦里!”Merlin表情丰富地反驳,突然他想到了什么,嘀嘀咕咕,“在我梦里他还是个女孩呢。”
“什么?”Gaius翘起一边眉毛。
“没什么。”Merlin正要拿起自己的粥碗,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哦该死我真的该走了,他绝对已经大发雷霆了!”说着抓起椅背上皱巴巴的外套冲了出去。
在去Arthur房间的路上,Merlin脑子里冒出今天早上的梦境,那真是可笑,他猜测大概是因为昨天在训练场上他不堪一击,让Arthur大声嘲笑了一万句“Merlin你真是个姑娘!弱不经风的那种!”
“我才不是姑娘,你才是。”Merlin又回想了一下梦中的“Arthur公主”——头和脸都没变,但胸脯却像气球一样鼓起来,束腰外衣好像缩水了似的遮不住“她”膨胀的胸和屁股,于是这位可怕而彪悍的“公主”嚷嚷着要Merlin拿裙子过来——噗,Merlin撑着墙发笑。
等他抹掉眼角的泪水,清了清嗓子打开Arthur的门,还没张嘴,一只银杯子扑面而来:“你就是记不住我讲的任何事!你这个无能到惊人的男仆!”
Merlin缩起脑袋堪堪躲过杯子,一把还沾着粥糊的木勺子又扔了过来,“你这白痴!”
“Arthur!”Merlin躲到门后,从门缝里喊道,“你扔完了没有?要不你扔完了我再过来。”
“如果你真那么做,你就直接去地牢报道算了!”Arthur咆哮。
Merlin小心翼翼地从门后探出头,看到Arthur坐在桌子后面怒视他,好像不再有东西飞过来的危险,他闪进去把门关上,从地上捡起脏兮兮的勺子。
“抱歉我迟了一点儿……”
“一点儿?”Arthur冷着脸打断他,王子准备继续喝粥——手抓了个空,该死他把勺子扔出去了,好吧他条件反射地想喝口水掩饰这种尴尬,手又抓了个空,该死他把杯子扔出去了。
Merlin咬着下嘴唇站在斜对面,晃着手里的勺子和酒杯,被Arthur瞪了好一会儿他才清醒了似的:“啊我去洗一下,稍等——”
“忘了吧!”Arthur从桌子边退开,“我已经饱了!”
“怎么会?”Merlin惊呼,“你得了绝症?”
最终那碗粥还是扣在了Merlin的头上。
等一切都整理妥当(意味着Merlin回去换了身衣服还冲了头发)回来,Arthur的两个面包剩下了一个,Merlin打着不能浪费粮食的名义急急忙忙地塞进嘴里。他鼓着两腮嘬着嘴里干巴巴的面包,一边给Arthur系上肩甲的皮带。
“去喝口水,Merlin,我不希望外面的人说王子噎死了他的男仆。”Arthur撇嘴,自己给胳膊上盔甲(胳膊上的铁甲还是可以自己着装的)。
Merlin如获大赦奔向Arthur的杯子。
“如果你早些来根本就不用这么赶,当然了,指望你能记住我昨天的叮嘱也完全不现实,‘记得Merlin,明天要参加一年一度的骑兵绕城巡礼,记得早点儿来报道’,我有没有这么说?”Arthur盯着男仆喝光了杯子里的水又去倒了一杯,和着水奋力嚼咽的样子。
“——当然我这么说了,但你当然也无视了,再一次,”Arthur自己回答,不耐烦地拽着皮带以免臂甲掉下去,“该死的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快点儿吃完!你那张嘴除了回嘴一无是处!”
Merlin终于把面包吞下去,“我的嘴很好!是面包太大了那很干!而且如果你不是把粥洒在了我身上浪费了那么多时间我根——”他一边反驳一边把王子臂甲皮带栓上。
“瞧,除了回嘴一无是处。”Arthur动了动他武装好的胳膊,啪地在Merlin头上甩了一刮子。
2
一年一度国王的登基庆典,是拥有傲人骑兵队伍的国家炫耀武力的盛会。每个国王都希望拥有更多的骑士,骑士们的装备都不便宜,马匹也是稀缺物资,能供应大规模骑兵队伍的国家当然会拥有更大的荣耀。
太阳还在东方斜斜挂着,广场一侧已经列着红衣银甲的部队,除了领头的马匹旁边空着以外,其他骑士都在自己的战马边等待上马。
Merlin作为王子的贴身侍从负责在这个时候牵住王子也就是第一骑士的马,自然也接收到了百姓投注在他身上的视线——“哦Merlin那小子!”“他原来真的是王子的贴身男仆!我看他到处跑还以为是假的呢……”“看他多瘦啊,骑士的侍从不应该也都很强壮吗?”
Merlin习惯了,反正他就是不像Arthur那么容易发胖啦,哪怕他经常和Arthur一起吃饭也吃不胖啊能怎么办。
空旷的广场中央反射太阳的光有些刺眼,四周挤得水泄不通的民众讨论得更多是骑士们阳光下的盔甲,评价他们尚未戴上头盔的容貌,其中有一个骑士还在冲姑娘们抛媚眼。女人们的喧哗惹来了队伍其他人的责怪视线,但那个骑士不以为然只扁扁嘴,笑得七分得意三分潇洒。
Merlin无奈地对Gwaine摇摇头,英俊的男人对他做了个鬼脸。
城堡看台上有人一声令下,号角骤然吹响,骑士队伍从中分开,让一个人走上前来到领头的马边,他金色的头发仿佛使得阳光都更强烈了。
“是王子!”人群沸腾了,“Arthur王子!!”有人喊道,好像快晕厥,“啊他可真好看啊……”
Merlin笑着,周围人群的欢呼声中Arthur只能看到Merlin的嘴型,分辨大概说的是“殿下”,他点点头接过男仆手中的缰绳:“上马!”
骑士们纷纷得令,在众人的惊叹中一跃而上,在王子的带领下整齐地走到广场中央。
号角的声音悠扬,Uther来到了城堡的看台。曾几何时他一手培养了他的骑兵队伍,而当Arthur成长后,这支队伍已经更新换代了,更年轻更强壮更有前途,就像他站在队伍最前方的儿子。
他挥挥手,骑士们抽出佩剑置于胸前,剑身挡着他们一部分面孔,却衬托出他们的眼神,坚毅果敢的勇士的眼神。
“为了卡梅洛特!为了国王!”
在誓言中,游行巡礼开始了。
卡梅洛特的主要干道都挤满了人,骑士们只能将将从人群缝隙里穿过,老的少的男的女的都企图在骑士们经过的时候摸一摸俊美的马儿或者更有甚者,摸一把全副武装的骑士们——这机会可不多。骑士们的马小跑着没有什么威胁性,甚至有人不惜被马匹踩到脚趾,不过他们穿着木头拖鞋总不会造成太大麻烦。
走在最前方的Arthur其实不太享受这次巡礼,他总觉得在被人不怀好意地盯着,他张望人群,只看到兴奋和崇拜的脸庞。大约是神经过敏吧,他知道巡礼是政治需要,生活千篇一律的百姓们喜欢节日,虽然骑士的用处是保家卫国,但一年一次他们也可以平易近人一回。Merlin曾经说过,虽然Uther只允许贵族成为骑士,但很多平民家的孩子也有这类愿望。每年巡礼的时候,孩子们跟在队伍后面挥舞树枝和扫把柄,假装他们将来也能这样骑着马穿过人流,这是他们最接近梦想的时刻。
Arthur去年巡礼的时候,就一时冲动在街口把一个一直跟着他的马跑的小孩抱上了鞍座。他至今也记得旁边的民众倒抽一口气的声音和那之后震耳欲聋的欢呼,其中还夹杂着孩子惊诧喜悦的尖叫。
不过那之后他被Uther训了一通,“王者要和底层人群保持距离”,他父亲说,这样别人才会敬畏你。
不过Merlin和Gwen还有当时的Morgana都认为他做得对。想到Morgana,Arthur的心脏就抽紧了,那时候她仁慈和善良地赞许他的友好……骑士们也对此没有异议,战士通常喜欢用眼神和肢体来表达,Gwaine还摆着不知道什么含义的笑脸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嘛公主殿下!”他头一次觉得被叫成“公主”似乎不仅仅是打趣。
Arthur琢磨自己这一次最好别再让某个小鬼坐上自己的马,就算想也来不及了再过一条街,这次巡礼就将结束。
这时候,他感到有一把冰凉的刀子掠过他的大腿,Arthur低头一看,他的锁子甲和衬摆都好好的,更别提下面还有马裤,根本不可能有人能用刀子割开锁子甲碰到他的皮肤。
但那股凉意让他打了一个寒颤,紧跟而来是仿佛被刀划开皮肤的痛感,Arthur用手确认了腿上并没有刀伤。他忍着诡异的不适直到他们策马走回城堡。人群的欢闹在身后变得遥远,突如其来的安静让Arthur有些恍惚,侍从们迎上来牵马。Merlin当然在最前方,他咧着大大的笑容靠近,就好像迎接的不只是一次简单的巡礼而是作战归来的英雄,Arthur想要出声讽刺他无所不在的乐天精神,却只见Merlin拉住马辔,面孔一变:“Arthur?出了什么事?!”
Merlin几乎在喊叫,Arthur皱眉摇摇头,他觉得晕乎乎的,而大腿上凉飕飕一抹带来的恶心感挥之不去。
他从马上滑下去,正好跌进Merlin张开的双臂里,他听到了男仆被盔甲撞到的闷哼,其他骑士们围上来。
巡礼过后,王子应该回到看台上,他履行了“第一骑士”的职责后要继续担当“王子”的角色陪同国王父亲参加稍后的庆典。虽然也就是在看台上冲着民众挥挥手,然后陪贵族们用餐之类的。
可现在他大概做不到其中的任何一项。
他是被Leon抱进Gaius的房间的——横抱,随便哪个神的份上这算什么?!
Arthur察觉自己掉下马的时候就不对劲儿了,他的盔甲哐啷作响——按道理合身的盔甲只会乖乖地待在被皮带系紧的位置而不会这么松垮垮的;其次他居然没有把Merlin压垮——鉴于后者总是在嚷着要给他的腰带加孔,一个成年武者加上盔甲的重量足够压倒另外一个成年男人了何况那还是Merlin;最后,他感到大伙把盔甲从身上取走了,而他觉得全身都凉飕飕的就好像被剥光了衣服一样,被Leon抱起来后才知道是因为风总是灌进衣服里。
奇怪。
到底是被Leon抱着很奇怪,还是……为什么他迷迷糊糊的?他难道没有脚吗?不能自己走吗?
Arthur时不时能看到Merlin焦虑的面庞闯进他视线里,除此之外不是天空就是城堡的房顶,后来是Gaius的屋顶,他看到了老医师查探的脸。
他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只有噪音,遥远,混杂……
*
“怎么办!国王正在路上,他要是发现了他儿子变成了……”Kay在房间走来走去,说起国王的儿子后他停下来双手比划着这个被放在床上的……人,和Arthur亲近的骑士们都齐刷刷地瞪着他。
“谁再来确认一下?确认他……真的变成……”Gaius的手指朝床上晃了晃。
“你是医师,你说是就是了,”Gwaine耸耸肩,“而且我们又不瞎。”他伸长脖子朝床上看了一眼,“印象深刻,我要不知道这是谁,肯定会追求她,看看那脸,看看那胸……”
“Gwaine!”Leon喊道,Percival仰着脑袋好像在祈祷。
“我只是说说,等他睁开眼我肯定就不会这么想了,他可是讨厌的公主殿下。”Gwaine撇嘴。
“出了什么事,”Uther带着劲风走进来,“Arthur怎——”他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人,脸上瞬间闪过好几种表情,骑士们都垂眼安静地等待国王的反应,Gaius抬眼,也只有他敢这样盯着国王。
Merlin没有管任何人,他坐在床边的地板上,从始至终都没有挪开过目光。
床上的人沉睡中,肤色白皙,皮肤细腻;头发如同金丝遮盖住了半边肩膀;暗金的睫毛很长,微微颤动着,昭示梦境并不安稳;鼻梁秀气中带着些许男子气概,就好像不服输似的要架起几分气势……再加上那两片圆润饱满的红唇,谁也不会觉得这姑娘不美丽。
“这是谁?Arthur在哪?”Uther回过神来,对Gaius说。
老医生翻个白眼,“陛下,我相信在巡礼中有人对Arthur施咒了,所以他变成了——”老人的手展示了床上的人,“这个样子。”
Uther冲到床前低头把人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扫视了一遍,继而愤怒地冲着他的医官吼道:“这是Arthur?!我儿子?!”
Gaius点点头。
“可……这该死的是个女孩!!”Uther咆哮。
Merlin距离很近,他不得不为这音量畏缩了一下,哦天呐看来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看到的。
Arthur真的变成公主了。
3
“呃……那个……”Merlin期期艾艾地在床边打转,他们已经把Arthur搬回了王子的房间。Gaius离开前看了看仿佛围着石磨转圈的驴一般的Merlin,“Merlin,冷静点儿,这比起以前他经受过的诅咒都要温和多了,你不用那么——”
“那正是我担心的!Gaius!”Merlin停下来,“如果他们想要Arthur死,没问题,我保证他死不了。如果他们想要伤害Arthur,我也总能及时阻止。但为什么他们要把Arthur变成……这样子?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也许他们想要削弱Arthur的号召力……你看到在巡礼中他多么受欢迎,也许——”
“我不这么认为,Gaius,毒药和暗箭都很正常……那是Arthur,你知道,他有很多原因让人想弄死他,足够多的,但让他变成女孩……剥夺他的……技能?他从此不能当骑士?失去作战能力?无法带兵巡逻?这讲不通,因为就算他变成侏儒还是鼻涕虫他都不会放弃拿剑去欺负人的,相信我。”
“Merlin……”Gaius对他的吐槽翻了个白眼,“有时候我都不明白你是爱他还是讨厌他。”
“我——什么?”Merlin愣了。
“好了,我去搜寻记录,看看这魔法有什么破解的法子,你在这守着。”Gaius说完就带着他的药品包离开了,留下Merlin在那发愣。
爱他?
男仆嗤之以鼻。
*
Arthur睡了一段时间了,Gaius说应该是因为身体剧烈的变化——女性和男性的身体构造非常不一样,Merlin当时插嘴了一句:“难道比沼泽怪和人的区别更大?我看那个怪物便成人的时候也不会昏倒。”
Gaius的眼神如果有实体,他大概是卡梅洛特最有威胁的人:“魔法造成的变形大多是假象,照镜子就能看到本尊,现在,我们不妨拿来镜子看看Arthur。”
Uther的脸色铁青,他看到镜子里的Arthur也是个沉睡中的姑娘。
“他彻底变成了女孩儿,我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Gaius嘀咕,“这个魔法应该很复杂……”
“找到办法解决!Gaius!尽快!”Uther朝着门走了两步,“在Arthur恢复正常之前,告诉所有人,Arthur接到边境的紧急军情已经出城,任何人都不允许透露他的情况——等他醒来就换一间房,这儿是Arthur的房间……我们不能让一个女人住在里面。”
“可他就是Arthur!”Merlin冲动地喊道。
“这件事只会有这个屋子里的人知道!如果传出去了……”Uther环视房间,Gwaine、Percy、Leon和Kay都随着国王的视线颔首,Merlin被Uther瞪了一眼后才草率地点点头。
Merlin来到Arthur的床前,想到要搬去别的房间不禁忿忿不平。虽然他理解隐瞒原因,但他难以忍受这种差别待遇,Arthur只是变了个性别而已!
对此一无所知的Arthur睡得很沉,他的呼吸绵长轻柔,金色长发在枕头上无章法铺散着,靠近脸庞的发丝被气息拂动有些乱糟糟的,Merlin心里一动——要记得找一把女式梳子来,也许Morgana的梳子还在……一想到Morgana,Merlin有些惆怅。以前的Morgana还在的话,看到这个样子的Arthur她一定会从早取笑到晚,但她也会帮Arthur梳头穿衣,甚至他们会变成“好姐妹”……
Merlin笑着摇摇头,Arthur一定会气炸,字面意义的气炸!想到Arthur那气鼓鼓的暴躁模样他扑哧偷笑了一下。
“……Merlin?”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Merlin的遐思,他一时不知道如何反应,因为那完全不是他熟悉的Arthur的声音——低沉浑厚,尾音时而孩子气地上扬,不计较欠抽的语句意义的话其实还满悦耳的,重点是,男声。
Arthur咕哝着翻个身在枕头里蹭了蹭,Merlin大气也不敢出等着Arthur自己发现……王子向来迟钝,当然了在狩猎和剑术以及国家大事等所有他从小被训练培养的功课方面都非常敏锐,或许还加上对人和事情好的那一面知觉灵敏,然而除此以外Arthur就是个白痴菜头。
“呃……Arthur?”他迟疑道,希望那个Arthur能赶紧反应过来。
“嗯?你还在等什么去把我的早餐……”Arthur呢喃着,把脸埋进枕头。
Merlin想要一巴掌扇在那被红色的床帘和被单衬托成绛金色[1]的后脑勺上。
但不等他行动,Arthur突然从床上撑起半身,瞪大了眼睛盯着自己的胸口。
好了,终于要来了。Merlin吞咽了一口。
“Merlin?”
“是的殿下?”他小心翼翼接话。
“我还在做梦。我要继续睡。”Arthur说,他的声音高了许多,不那么动听——大概是因为刚睡醒而有些沙哑。
“Arthur……”
“这个梦太诡异了,我得赶紧醒来,该死的。”Arthur嘀咕着,脸在枕头上狠狠地砸了两下就好象这样能帮助他尽快睡着,“该死的……这什么东西……”他被自己的头发埋了一脸,还吃进了几根发丝。
“这该死的是什么——Merlin!!”Arthur腾地坐起来,双手揪着自己的长发——太用力了痛得他一缩,松开手头发垂下来至少到了后背。
“呃……”Merlin站在不远不近的位置,“我猜……那是你的头发?”
“头发?我……”Arthur掀开被单,腿往床外一伸——平时以他的身高脚底可以踩到地板,要知道王子的床可不是普通的木床,架空的底座上再铺上厚厚的又一个底座那么高的垫层,造就了一张舒适无比的豪华王室床。
但Arthur发现目前自己的小腿悬在床沿晃着,怎么也够不到底……他只得把屁股又往外挪了两下。
“这他妈的是……”Arthur脚步不稳地跌下来,Merlin急忙扶住他,但女士甩开了他的手,看着自己胸前——Gwaine骑士之前赞美过的身躯在Arthur的内衣里显得那么娇小,敞开的低领虽然有绳子绑紧了V字开口——Arthur发誓自己从来没有把这根绳子勒得这么紧过,但他的胸脯依旧露了半边出来,没有穿束胸倒是没有乳沟,但耸在胸前的两块肉依旧挺拔……Arthur难以置信地伸手捂住,满满当当两手,非常壮观。
“呃……”Merlin挠挠头,“我帮你把……绳子系紧了,但是……你……呃,你知道……你之前的那个……”Merlin的手虚晃一圈好像要表达“尺寸”的意思,但他明智地打消了计划,“所以我们准备了几件小一点儿的衣服,你要不去换一下?”Merlin急匆匆地从椅背捞起几件里衣递过来。
Arthur一脸不可思议地揉着胸前,还拉开领口往里面看。
Merlin感觉自己的脸要烧起来了,虽然他知道这是Arthur而不是什么不检点的妇女,“Arthur,真的,去换一下……”
因为王子的衬裤裤头太大了,对于女性来说无论怎么拉紧绳子也没用,所以随着Arthur下床的举动,裤子已经掉在了地面成一堆,露出了Arthur修长紧实的腿,好在上衣够长能够遮住使人尴尬的部位,但Merlin已经不知道要往哪里看了,他半抬着头伸长了手臂把衣服抻在王子面前。
但Arthur没有接过去,Merlin用余光瞟他一眼,这一眼吓得他跳起来,“Arthur!”他转过身还用空着的手遮住了眼睛。
“我……见了鬼的!!!”Arthur掀开了上衣下摆露出下体。
“你能不能到屏风后面去?!”Merlin仰着头大喊,“要是Uther知道我……要是Gaius知道了!他们都会认为是我占你便宜!!”
“这他妈的是搞什么鬼——!!”
回答他的是Arthur,女性版本的咆哮。
[1]绛色是火一样的大红色。
4
“我被诅咒了。”Arthur从屏风后走出来,阴沉地说。
“很高兴你终于接受了现实。”Merlin站在一旁附和。
“不!Merlin!我说的是!我被诅咒了!!”Arthur挥舞着双手示意自己这一身,“不是此时此刻!而是……我被诅咒了。”
“呃抱歉?”简单地表达完“我不懂你的意思”,Merlin做出一副他很困惑的样子,通常这“白痴样”都能让Arthur不情愿但又无可奈何地容忍他。
“我被诅咒了!!Merlin!!从我出生开始!!”变成公主的王子咆哮,“一出生就没有母亲,哦,那太简单了,让他害死她!而且国王只有一个儿子!所以他必须做一个无趣的王子!但同时还得是最厉害的骑士那样才能该死地让所有人满意,让那个强迫症父亲满意!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卡梅洛特是全陆地唯一禁止邪恶魔法的国家——说真的其他王国都是有什么毛病?!还有为什么禁止魔法的是国王但所有人都爱拿他儿子撒气?!这根本没法解释!!最后,他的仆人还得是全国——全阿尔比恩最蠢的仆人!”
Arthur停下来换气,他试着手叉腰——他最喜欢那样彰显气势了,可他的手刚碰到纤细的腰就被烫到了一样放下来:“该死!!!”
Merlin皱着眉,现在的Arthur比他矮了快一个头,Merlin只能低着头看他,Arthur沮丧愤怒难以置信的崩溃,Merlin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喃喃道:“你没有杀了她,你知道,那不是你的错。”
Arthur翻个白眼:“对,总算被你挑出了一个毛病。”
“不,认真的,Arthur,你不能把她的命算在你头上……所有难产死去的母亲都不会放过你的,因为你指控她们的孩子是杀人犯。”Merlin耸肩。
王子——公主睨他一眼,“那没什么帮助,Merlin。”但他叹了口气,语气松懈下来。
“乐意效劳,公主殿下。”Merlin抿嘴。
Arthur顿时跳脚,“不许!那么!叫我!”他的食指都要戳到Merlin嘴里去了,男仆不得不后仰着身体躲避他的主人那肆无忌惮的坏脾气,Arthur还打算骂点儿什么,突然盯着自己的食指。
Merlin也顺着他的目光盯过去:“哦,你的戒指。”Merlin说着在口袋里掏啊掏,“我给你穿了一根绳子。”
Arthur接过自己往常戴在食指的戒指,“绳子?”他习惯性地往食指上一套,当然他的手指依旧修长匀称,只是更纤细了,戒指挂在上面晃荡。
“很好。”Arthur没好气地扯下来又试了试中指和无名指,都不合衬,戴在大拇指也很奇怪。他只好挂在脖子上,塞进更贴身的内衣领口。
“或许你可以去铁匠铺改小一下尺寸……”Merlin耸肩,“我才不会!”Arthur打断他,“你总不会认为我会为了这种事——”他扫了自己的身体一眼,“这不是永久性的对吧?”
“Gaius说他会想办法——哦他说要给你做个检查,还有你要搬出这个房间……”
“什么?”Arthur正在穿他的靴子,转身把目前来说过大的鞋子甩掉,“那我住哪!”
“国王要对你的情况保密,所以你不能住在王子的房间里……”Merlin不情愿地咬着嘴唇。
Arthur停顿了一下,露出Merlin熟悉的正儿八经深思的表情,“好吧,”半响他说,“有道理,谁都不希望他们的王子变成该死的女孩儿,愚蠢的,无能的,没有继承权的女人——”
“就是那个!”Merlin大叫。
“什么?”Arthur抬起头,露出“Merlin你又发什么神经”的表情——公主版。
“你说的,那个,就是那个!”Merlin指着他,踱来踱去,“那一定就是原因……”
“什么原因?”Arthur努力地表示耐心。
“没有人希望王子变成——”Merlin一字一顿地重复,Arthur无情地打断他:“愚蠢的无能的女人?你知道我只是在修辞,Merlin,就算……有些女人愚蠢和无能那也不会是我。况且有你垫底,女人根本不用担心这些,她们轻轻松松就能比你有用。”
“Arthur!”Merlin随手搡了他一下以示抗议,“我说的不是那个!继承权!继承权!!”
让Arthur非常不开心的是,Merlin胳膊肘那一拐居然让他歪了一大步,要知道往常Merlin这样一个动作基本就跟瘙痒一样。
“别推我!”Arthur用力拍打Merlin报复回去,“就算女儿也有继承权!只是通常不是第一继承权!但我父亲又没有别的儿子!”
“但他有别的女儿!”Merlin抗住Arthur的暴行喊道。
Arthur停下来,也不知道是打得手疼了还是怎么,“Morgana?”他皱脸。
“对……”Merlin揉着自己的肩膀,“而且她是你姐姐。”
“但她是……私生女。”Arthur又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每当这个时候他都看起来像一个真正的王子——公主,抱歉。
“但至少她也有继承权?而你的继承权不那么有优势了?”Merlin把自己从欣赏“公主”的姿态中拉拔出来,试探性地回答。
Arthur没有回复他,“外套。”转而道。
他们进入老御医的房间前Merlin重重地敲门,他可没忘记Gaius说要“查看记录”,那可不是什么药品记录而是魔法书。
Arthur奇怪地瞥了他一眼,好像在说“你什么时候学会敲门了”。
*
Gaius让Arthur回忆了一下被施咒的经过,让他深呼吸转身蹦跳,让他活动四肢看有什么异常,然后让他喝了几口水,告诉他一旦有情况就要立马来报道。
总之,Arthur……公主,身心健康四体无忧。
“我得去见一下我父亲,”在Gaius完事后Arthur无奈地表示,“你留在这儿帮助Gaius,找到解决办法越快越好!该死的我受不了这身……鬼知道什么。”
Merlin答应了,那天一直到入夜他都在和Gaius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在房间找书看书,还是Gaius提醒他可能需要去服侍Arthur就寝了。
Merlin急匆匆奔向王子的寝殿,但直到他打开门发现漆黑一团才想起Arthur换了房间。
“他换去哪儿?”Merlin团团转,城堡里没有人知道Arthur的事他也不能随便问啊。
今晚是Elyan执勤,他是Gwen的弟弟,武艺高强但不是骑士——Uther不肯册封平民。“Merlin?”黑皮肤的士兵拉住急忙往城堡外冲的男仆,“这么晚了你去哪?”
“哦嗨Elyan,你知道Leon或者Gwaine或Percy在哪吗,我在找他们——Gwaine今晚不负责巡逻对吧?那他肯定在酒馆不提他了。”
“他们有任务,我看到下午他们就出去了,但我没听说是什么任务,你知道吗?”Elyan回答。
“不……不知道。”Merlin嘀咕,又跑回了城堡,留下Elyan莫名其妙。Leon他们肯定是去找施咒的巫师了,Merlin怀疑他们能找到什么……根据Gaius的说法,这个咒语非常强大,而且Arthur说他从头至尾感觉到的就是一把刀子划开他的腿,但Gaius检查过了Arthur的腿上什么也没有——Merlin当然没说在这之前他也看过了Arthur的腿,呃,非自愿的。
这么短的时间,如此迅速地施加了一个强大的转换咒语,Gaius说他很怀疑一个巫师可以做到,“或许你可以,”医师翘着眉毛看他,“就连Nimueh,我所知道最强大的女巫都不大可能,但你不可能知道方法,恭喜你排除嫌疑。”
Merlin做个鬼脸,要是他知道方法就好了,至少他会对反咒有点儿头绪。
话说回来,Merlin知道在城堡数以千计的房间里要找到Arthur住的那间是海底捞针,但他终于在靠近厨房的一隅碰到了一个女仆:“嗨,是这样的我有一份药剂要替Gaius送给……呃今天新到的一位女士?金色头发很傲——漂亮的一位小姐,个子蛮高的大概在我这儿……”他举起手贴着耳朵比划了一下。
“哦,你说的是Igraine小姐,”女仆点点头,“她住在Morgana小姐旁边的房间,你知道在哪。”
“谢谢。”Merlin朝楼上走去,Arthur居然用了他妈妈的名字。
当他到了门口正要推门而入的时候,听到门内传来女性的声音Merlin顿时愣了——以前他进Morgana的房间也总是长驱直入,不过她回来后Merlin发现门经常上锁,他才意识到自己要敲门。想到这里他转头,旁边Morgana人去楼空,房门紧闭。
而现在Arthur变成了……女士,所以他最好也敲门。
“进来。”是Arthur变化后的声音,但语气还是老样子。
“Ar……”Merlin一进去习惯性地张口,却看到除了站在窗前的Arthur以外还有一个女仆,Merlin见过几次虽然他不太记得名字,好像是Eileen。
“你好,我来送Gaius的药剂……”Merlin心虚地说,Eileen体恤地点头继续给Arthur铺床,“好了小姐,您可以更衣就寝了。”Arthur目所能及地僵住了,他回头看着Merlin,Merlin也用眼神传达着疑问。
“小姐?”女仆看看Merlin又看看Arthur,“您要我服侍您更衣吗。”
“哦,我自己会更衣,你可以下去了,Merlin——我相信这是你的名字,你有什么事来着?”Arthur装模作样地问。
“哦呃,你好小姐,Gaius让我给你送助眠的药,还有一些注意事项——”Merlin假装他手中有个药瓶子。
Eileen打开门:“如果你有需要只要召唤我就行了小姐,我就在旁边……”
“好的谢谢你真贴心。”Arthur迫不及待地关上门,“你怎么现在才来!”他朝着Merlin低吼。
“因为某个颖指气使的王子要我和Gaius尽快找到解决办法?”Merlin回道。
“那你们找到了什么?”
“还没有……Gaius说这是一个很强大的魔法,他的药剂完全不可能把你变回去……”
“Leon和Gwaine他们出去寻找施咒的巫师了,”Arthur打断他,“或许他们还有一丝希望。”
“希望如此。”Merlin轻声说。
唉,Arthur叹了口气,“我最好还是睡一觉,也许明天起来就会发现这是一场梦。”
“我也希望。”Merlin低声回答。
Arthur朝着床走去,愁眉不展的样子,心不在焉地脱外套。
Merlin条件反射地上去搭把手——不知道女仆有没有惊讶这位小姐穿得像个男人。
他刚把外套挂好转个身,Arthur正把内衫从头上扯出来——“老天!!”Merlin连滚带爬地奔向门口,“去屏风后面!!你……我……我得走了!”
Arthur被他的关门声震了一下,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该死,”他看向胸口,“我就是没法摆脱这玩意儿了是吧。”他丢掉衣服,瞪着自己赤裸的上身,要知道过去他多么习惯在Merlin面前换衣服,并且光着上身走来走去或者就是坐着。
Arthur一头栽倒在床上,“操——”闷闷的声音穿透了床垫,不过刚才Merlin慌慌张张的样子还是让他的心情好了一点点儿,Arthur翻个身笑了两声,又想到他大概不能脱掉上衣睡觉了,假如是Merlin来叫早的话,但也有可能是女仆来——他没法裸上身睡觉了,确定。
Arthur闷闷不乐地又爬起来穿上睡衣,咬牙骂着Merlin那个小处男——这就是两坨肉而已!淡定一点儿!
5
Merlin关上Gaius的门,在门口停留了一会儿。
老医师把他上下瞅了一通,“你喝酒了?”
“怎么可能!”Merlin走过来,若无其事坐在桌前从自己离开的那一页继续。
Gaius没有深究,虽然那双仿佛奥西里斯[]之眼的目光在Merlin身上逡巡了好一阵才回到他的书本上去。
Merlin看完了手中的这本,打开另一本:“我觉得我们找不到什么,如果这个……不是个诅咒?”Gaius抬眼,“你想说什么?”
“咒语削弱了Arthur的继承权,但并没有伤害他,或许这不是一个诅咒,而是一种……古教的仪式或者什么,而你说过古教的典籍基本上都被Uther销毁了,那这些,我不知道旁门左道的书本里怎么会有那么高深的知识?”Merlin使劲揉了揉头发。
“这是第一天,Merlin,现在就说放弃还太早了你不觉得?”Gaius横他一眼。
“我们应该找到Morgana,”Merlin趴在桌子上说,“现在的情况对她有好处,说不定就是她干的……”
“如此温和的报复嗯?”Gaius哼了一声,“我也愿意相信她……还是那个需要我照看的孩子,但她变了,”老人长吁一口气,“她想要Uther和Arthur死,我不太信她会用这样没准头的咒语,就算Arthur变成了女孩,他也依旧是第一继承人。”
“她一定有什么阴谋是我们没有想到的。”Merlin嘀咕,仔细研读书上那些难以辨认的如尼文。
他的老师看了他一会儿,“刚才发生了什么?当你如此严肃认真的时候——这种情况并不多Merlin,通常Arthur有生命危险,可我现在看不到他有这方面的威胁。”
Merlin眨眨眼,“没什么。我只是想快点解决这个。”
*
“我是不是杀掉一两个谁才能好好和人练习剑术了?”Arthur问道,他从武器库“借”到了适合体形的盔甲,平素战斗并不需要戴上头盔所以每个人都能看到这是一个金色头发美貌惊人的女士。如果他们的耳朵好用,他们还会知道这位小姐是昨天来到卡梅洛特参加Uther王庆典的Igraine小姐,虽然她没有参加昨天的晚宴。
“Igraine小姐长途跋涉身体不适我准许她在房间休息。她来自海那边古老高贵的家族,对我来说她就像久别重逢的女儿,我希望她在卡梅洛特感到宾至如归。”Uther对朝臣提到了这位小姐。
Arthur当时是在场的,只是他站在很隐蔽的地方在内心翻白眼,早些时候Uther严厉警告他绝对不能泄露身份,周边国家虎视眈眈,冒不起失去第一骑士的风险。
卡梅洛特来了一位公主,这个消息当天晚上就传遍了城堡,而且她驻扎Morgana小姐旁边的房间,可见地位之尊贵。到了第二天,下城都知道了,骑士们消息更加灵通——拜托,一位公主!据说还非常美丽!Arthur王子还正好不在!
而且不知道是撞了什么大运,王子身边那些武艺高强的骑士们也都统统出门了!!这简直是一个绝佳的争取女士芳心的好机会!!
所以所有骑士们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庆典第二天就精神抖擞地来到训练场,希望公主也许会从窗口看到他们的威武英姿。
结果这位传闻中的美丽公主,自己来到了操练场要求和骑士们对打!
剧本不太对?
“我告诉你了没人会跟你训练,Leon和Gwaine他们都出去了,谁会陪你?!”Merlin跟在Arthur身后,他的王子根本不理他,“叫Elyan过来!”
“你疯了,”Merlin翻个白眼,“拜托Arthur……”他小声说,“没有人会冒着伤到你的危险陪你,而且你甚至没有习惯你的新身体!”
Arthur眯起眼睛看着Merlin,“那么,你来。”他极其别扭地把脸颊边的头发拨到肩膀后面,抽出一把斧子丢给Merlin。
操演场边围了一圈人,城堡的仆人们得到消息纷纷赶来——那个Igraine小姐真是英勇!她不光有着傲人的美貌,武艺也出类拔萃,虽然她的对手是Merlin。
“嗷!”Merlin一手拿盾一手拿斧头,但他完全没有用到斧头的地方,一个劲儿躲在盾牌后面能躲开小姐的攻击就很不错了。Igraine在完成一次连续进攻后停下来,“好了,现在你进攻。”她说,一点儿也不介意旁边围观的人群——他当然习惯了,Merlin内心吐槽,天生焦点嘛。
Merlin转了转斧子,朝Igraine劈下去。
其实,Arthur以前锻炼过Merlin,但他的男仆在剑术上实在烂泥扶不上墙所以Arthur就放弃了,现在他有点儿后悔,Merlin的步伐没有章法劈砍动作也乱七八糟,Arthur轻松地一再闪过:“你能认真点儿吗?”
Merlin咬牙掂了掂斧子,更用力地挥舞过去。
Arthur轻灵地转身躲开,换平时他会顺手让剑尖停在Merlin的后腰轻松结果战斗,可是,他——现在是她了,她脑袋后面可是有长长的头发的。
斧头从她身后挥过,Arthur一大早起来也没梳头发——他从来没有这种习惯!当然也拒绝了女仆提供类似服务,只随意地把头发扎起来就算完事。经过这一小会儿的操练,他那不地道的发带手艺就已经散架得差不多了,斧子也不知道是被打结的长发缠住还是根本就被发带缠住了——
“嗷嗤!!”
Arthur被Merlin拖得几乎摔到,痛叫的声音下城区都能听见。
“天啊,抱歉!”Merlin下意识松手扔掉斧头,这下好,掉在地上的斧头把Arthur也拖到地上,“嗷!!”Arthur又一声痛呼。
“抱歉!!”Merlin的脸都皱了起来,就好像痛的是他似的。
他扑到女士身边想要帮忙,这时候一群女仆冲过来七手八脚把Merlin挤出了Arthur身边:“Merlin!看你干的好事!走开走开!”
女人们很快解开了Arthur的头发和斧头,扶起他,“回房间吧小姐。”
“您的头发需要好好梳理一番,多美的头发呀!”
“您喜欢什么样的发型?”
大伙七嘴八舌环着“公主”,Merlin在后面插不进去,只能踮着脚一跳一跳,希望Arthur的头皮安然无恙。
“Merlin!你给我过来!”Igraine小姐突然冲身后喊道,“谢谢你我可以自己走。”她拒绝了仆人的搀扶,一步几个台阶留下女仆们惊诧的目光——这是哪儿来的大小姐,如此不遵守淑女规范!
Merlin从女人们身边小心翼翼经过,也一步几个台阶地赶上去。
Arthur没有回自己房间,他直接去了Gaius那。Merlin推开虚掩的门,一进去就被锁子甲和外套甩了一脸:“你这笨蛋!”还附带一声娇嗔的咆哮。
嗯,凶狠的,不娇嗔,一点儿也不。
Merlin把“凶器们”从脸上扒拉下来小步挪过去:“抱歉……”
“疼死了!”Arthur凑在镜子前想看看自己的头皮,但他哪看得着啊,老医生并不在,Merlin终于反应过来丢下手里的东西靠近去,“别动,殿下,我看看……”
他轻轻地拨开外层的头发,里面有半凝结的血垢,看起来很糟糕,“等Gaius回来让他看看吧你先别动。”
Arthur长叹一口气,在椅子上一屁股坐下,“简直倒霉透了!你刷新了糟糕仆人的下限!Merlin!新纪录!!”
“也不是那么严重,我敢肯定只是出了一点儿血……”Merlin抗议。
“只出了一点儿血?!”Arthur瞪过来,如果他现在是平时那个王子,Merlin就要准备躲点儿什么了,但外表总是有欺骗性,坐在椅子上穿着宽松内袍——还是Arthur喜欢的红色——的女人披头散发但依旧美丽动人,所以Merlin把拇指和食指贴在一起做了个鬼脸:“就只有这么一点点儿,拜托,现在是谁像个姑娘?”
空气凝固了一会儿。
如果十分钟后的Merlin能穿越到现在的话,一定要警告他不要这么对Arthur说话,尤其是现在已经变成姑娘的Arthur。
但,Merlin还没学会穿越时间的魔法,所以,只见椅子上的金发女人怒吼一声扑到Merlin身上,男仆躲闪不及,他们俩滚到了地板上。Arthur想要压住Merlin狠狠抽一顿,但她的体重并不占优势,Merlin一反抗两人就掉了个边,Arthur再压回去,如此反复打得不可开交。
“Merlin?”
“Arthur?”
“你们在干什么?”
倒在地上的两个人不约而同抬起头,看到国王和御医就这么站在阶梯上。
[]埃及神话里的灵魂判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