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雪鹿的诅咒

一头从来没有想到过的美丽母鹿奔跑过去,然而那应该是一头公鹿,她的头上长着花冠一样的角,但那是一头“雪鹿”,是森林最深处的鹿神德尔比圈养的孩子,他养的全是母鹿,通身雪白但长着比普通的公鹿更华丽更纤细的角。

“快看!”莉莉丝公主惊叫起来,“快!快!拦住她!”

没有人见过这么美的鹿,他们不用贵人命令就已经本能地追过去了,白鹿跑得很快,最长腿的猎狗也追不上,莉莉丝公主急得要哭,“快拦住她呀你们这些笨蛋!”

从北方进贡的快马被公主催赶得血脉偾张,白沫洒在他们掠过的枝叶上,马上又被后面的人马踩踏掉。

眼看白色的身影越来越远,就要被树林遮住了身影,坎贝尔国独一无二的莉莉丝公主弓弦一响,身边的猎人和仆人们不是没能追上她的快马就是还没来得及说半个音,箭矢已经无声地飞了出去,眨眼的功夫,那头鹿晃了一下速度慢了下来,人们惊喜交加地追着踪迹赶过去,最后只在树林间拾到一具倒卧的尸体。

一支箭斜插在雪鹿的下颌凹陷处,几乎是立即毙命,她墨色的眼睛还水灵灵睁着,那么脆弱,那么美丽。

“天啊……天啊!我杀了她!”莉莉丝公主滑下马,瞪大了眼睛,“我只是想拦住她!我……”

“天神啊,我……她跑得太快了!”黑发的公主半张着嘴,惨白的脸上挂满了泪珠,“哦天神,哦怎么办,天啊,她死了?她死了!”

下人们默不作声,围成一圈,他们的公主在母鹿旁跌倒,哭起来。

*

坎贝尔王国的王城坎布尔所在的坎布尔森林公认有两部分,却不是按照方向来划分的,鹿神占据了大半人迹罕至的森林腹地,但他的属地范围也包含了一部分河流浅滩和树木稀疏的平原,这儿是可诺贝尔民族聚居地,这个民族骑术好,擅长打猎,性格豪放,讨人喜欢,从坎贝尔王国的名称可知他们存在的意义。

除了鹿王领地外,森林的另外一部分更像是一个大熔炉,城市就建造在树林间,商铺可能开在一棵百年榕树上,旅馆也有树屋的服务。而王城的城堡则几乎和一棵巨大的橡木结合在一起,这橡树与其说是一棵树,不如说是一座小型的拥挤的橡木林,树枝虬结挤压捆扎在一起,也不知道为何会在一块有限的土地上长出这么多枝干以至于如此紧巴巴。

就在王城中心不远的地方,平民们的小屋分散在各种树上,小摊贩们随树干摆摊,弓箭刀具和食物布匹都挂在一根绳子上,商贩们攀在高枝上吆喝,人们在树枝间蹿上蹿下就像其他地方的人走平地一样自然。

就在这么个普通的地方,一棵普通的树下,迎来了一队稀客,几个人围在树下,一个中年人登上去敲了敲树屋的门。“请进。”木门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他就进去了。

“我父亲跟我说过,如果真的需要帮助,我就可以来这儿敲门,”昏暗的屋内,中年男人坐在桌子一边,矜持地陈述,他留着修剪得当的髭须,一半灰一半黑,看上去十分高贵,“现在,我来了,我请求您的帮助——”

“公主杀了雪鹿,您是为了这件事吗,陛下?”桌子阴暗的那一头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甚至难以分辨性别。

“您已经知道了!”国王低声喊道,“您可以帮助我们吗?”

“唉……”那个人叹口气,“鹿王的愤怒是不会停止的,无论如何,他都会需要一命换一命,而且不能是随便哪条命。”

“您是说……”

“您,或者公主,二选其一。”

“天神……就没有……就没有任何……?”

“实际上,国王陛下,”那个阴影站起来,走到光线下,是一位年轻的,仿若少女一般的人物,她乌黑的头发垂在脸颊旁,额头饱满光洁,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我没办法在鹿王手中保留您女儿的性命,但是……”

国王困惑地看着她,“但是,我可以让您有一个新的女儿。”这个年轻人说。

“什么?”

“一个新孩子,我知道王后以为自己不能再生孩子了,但我可以保证你们会有一个新的孩子,而且,这个女儿会更灵敏,更美丽,更聪明,更健康,”她说,“您意下如何?”

“你……你疯了!”国王站起来,“她是我的女儿!我不可能用她去换一个……”

“一样都是您的子女,有什么不一样呢?只会更好,不如说。”年轻人似乎露出一丝困惑。

“你疯了!”国王低声怒吼,“纵然莉莉丝有很多小毛病,但她是个蜜一样的孩子!她善良美好,她杀了雪鹿只是因为不小心……她不应该也不值得为此付出她年轻的生命!她是我的女儿!我不需要什么更好的孩子!”国王怒气冲冲地站起来,转身,又回头说,“简直不敢相信我父亲会认为你能提供帮助!”

说完愤然离开了。

年轻人目送门被关上,淡淡地说:“疯了,好吧,或许活得太长了就会有这么些副作用的。”

*

国王是铁了心为了女儿要和鹿王一战,甚至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

他保护着自己的女儿,挡在她前面,鹿王是森林的半神,他有一对巨大的鹿角,挺拔的身材比普通人类要高大许多。

他举着一把散发银光的长剑朝国王靠近,没有人类能够阻挡他的脚步。

当剑锋没入国王胸口的前一刻,他女儿推开了他,倒在了血泊中。

“莉莉丝!!”老国王叫喊着,扑到女儿身旁,“天神啊!莉莉丝!”

然而那个金发女孩的面容逐渐改变。

鹿王生气了,“卡米尔!是你!!”

卡米尔微笑着,变回了她黑色如墨的头发,和年轻得宛如少女的脸庞。

国王退开了,“是你?!”旁边的门打开,真正的公主泪流满面扑进父亲怀里。

“你们欺骗了我!!”鹿王吼道。

“不,只有我,你看看他。”卡米尔吐出鲜血,淡淡笑着。

“我知道你一直想要死亡……但没人可以杀了你,只有我手中的剑——”鹿王怒指她,“然而杀了我的鹿的人依旧要付出代价!”

“不,你不能……你我都知道,我欠了他们家族一条命,现在,我终于可以还上了……”卡米尔轻声说,“况且……你也不想想……你的鹿……为什么会跑进狩猎地……”

鹿王睁大了眼睛。

“你……”他冷漠的双眼睥睨倒在地上的卡米尔,“你害死了我心爱的鹿……”

国王也看向卡米尔,“是你害我的女儿……?”

卡米尔嘴里涌出血泡,冷笑着,闭上眼睛。

莉莉丝泪眼婆娑地窝在父亲怀里,脸色惨白。

鹿王走之前冷冷地扫了国王的家眷一眼,带着风离去。

卡米尔的身体逐渐变得冰冷,她迷茫的视野中,仿佛看到了曾经那个金发的女孩对她笑着。

“终于……还清了……”

叹息声仿若黎明的微风。

尘埃落定,下人们收拾宫廷,有人询问,“陛下,这个……”他们旁边躺着的就是卡米尔已经冰凉的尸体。

“哼,一心求死的人,利用了我们,还……随便葬在森林边就好。”国王说罢挥挥手,莉莉丝垂着头,让父亲揽着她的肩膀离去,最后忍不住回头看了卡米尔一眼,目光中全是愧疚和哀伤。

她知道,她闯进了鹿王的领地,而不是什么狩猎区,但她不敢说,不能说。

几个男人把卡米尔的尸体放在板车上,拖到森林边去掩埋。

就在他们洒上最后一抹土,转身还没走几步远的时候,一个人说:“你听到什么声音没?”

他们停下来,听到身后传来喀拉喀拉的声音,就好像是什么在快速地生长、壮大。

突然,一根树苗从刚才的土包探出头来,很快,更多的树苗一根一根冲出,这几个人不得不飞快地后退以免被树枝绊倒,只见无数的橡树苗争先恐后地钻出地面,迅速地盘根纠结在一起的同时向着天空攀援,向上,向上,这两个人惊呆了,不得不转身逃跑,他们跑了很远很远,当停下来的时候,橡树已经成林,长成了一颗巨大的,拥挤的,茂盛的橡树林。

后来,这儿就成了卡米尔森林,与坎布尔橡树林遥遥在望。

fin

大长篇中的一个小短篇~不知道什么时候写的,觉得还有点儿意思。
看到的时候,作为读者,我开始好奇这两片橡树林有什么关系,还有以前欠下的债又是怎么回事,鹿王真的不知道自己的鹿并没有跑进狩猎区吗?我仔细在记忆里搜索,却几乎找不到什么关于这篇文的印象,有趣,我只记得一点儿卡米尔和那个女孩的故事。
我像是一个丢了孩子的家长,在多年后重逢,我发现这个孩子居然长得颇为可爱。
这篇文大概会甩我一个巴掌:当初不闻不问,现在又想认崽了?!呵。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