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夏abo】潮涌

懒得起名了,简单明了。

这一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Sherlock心道,他眨眼的功夫就能解决好,注意,眨眼在这儿是描述而不是修辞。

他,Sherlock Holmes,不是α,也不是β,而是个Ω。

此时此刻,他躲在学校的厕所隔间里,察觉到自己腿间正在变得濡湿,头昏脑胀,心跳超过了两百,还有谁偷走了他的62块下肢骨!不等等,髋骨还在,里头在发热、发酸、胀痛,好像肠子还是什么在缓慢地运动,试图把什么东西排出体外,该死,从腿间流出来了,一股热量。

他熟读人体生物学,很清楚自己正在经历什么:第一次热潮期。是的,他字面意义地发情了,身体不受大脑皮层的控制,而是受到脑干还是什么鬼地方的驱使——闭嘴,当然是大脑皮层!你在想什么!

“我正在想一根阴茎。”坐在他旁边的Sherlock说,这个人和他一样缩着,但不同的是,他的裤子褪到了膝弯,手正在抚弄腿间的性器,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朝着囊袋后面探去……“住手!”Sherlock咆哮,“不准这么做!”

“你没资格命令我!”那个Sherlock说,“还不就是你自己想做又不敢做才让我来的。”

“我没什么不敢的!”Sherlock喊道,“我只是不想!不用我提醒你区别所在!”

“哼,”那个Sherlock冷哼,“你也不想这儿……”他的手按压在正闪着亮晶晶天然润滑液的入口,轻轻一用力,就有更多透明的液体缓慢地渗出来,“不想吗?某个人的……粗大的……狰狞的阴茎……插进去!嗯?不想吗?”说着,这个Sherlock伸进了一节手指,粉红色的褶皱洞口轻易地接受了它,手指陷进去就像被吞掉一样。

“嗯……”Sherlock呻吟。

是谁在呻吟?他惊到。

“我就是你,笨蛋,”Sherlock抬眼看他,“我想要被操,谁都行……”

“我没有!!”Sherlock低吼,虽然声音颤抖着,“那些……愚蠢的家伙们!他们无时不刻在发情!毫无节制!我不能……我……”

“我想要他操我……”那个Sherlock低吟,“他,说出他的名字!”

“不,他不行……”Sherlock又摇摇头,可是轻微的动作都能让他敏感的身体产生反应,空虚和渴望轻易就打破了他制造的隔离带从身体里涌出来,他想被拥抱,想要一双有力的胳膊搂紧他——而不是现在这样,被自己纤瘦的上肢箍着,手指神经质地掐着上臂的肌肉,身体仍然止不住颤抖。

“你想要他,我想要他,他是第一个跑进我脑海的人,当我想到将有人标记我,当我想要一个人的阴茎打开我进入我,只有他只有……“

“闭嘴!!!”Sherlock紧紧缩成一团。

“是什么味道?”外面突然有人说话,Sherlock吓得一弹,另一个Sherlock不见了,只有他抱着双腿坐在马桶盖上,紧紧地盯着隔间的门。

“谁在里面?”另一个人说,“这是什么气味?”

“像某种……”他们敲打每一个隔间的门查看里面有没有人,Sherlock要疯了,很快就会轮到他的隔间,这些人会冲进来强奸他吗?就像他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样?XX中学的Ω在课堂上突然进入热潮,被同学轮奸……XX中学的XX昏倒在学校走廊里,被经过的校工发现并囚禁强奸直到热潮期结束,该学生尚未决定是否堕胎……不不不,他不能落得如此下场,所以他已经赶在发现身体不适的第一时间里冲进了离校舍最远的一间厕所并躲进了最里面的隔间。他用校工留在洗手间的抹布堵住了门缝,用偷来的手机给一个号码发了短信。

这已经是最节省时间的方案了。打电话给任何人都得不到最佳反应,他很肯定。

每一次,学校的β人手都难以抵挡受刺激发情的α,等政府相关部门急救组过来,那个发情的Ω早就被强奸或是轮奸了。

救火车往往救不了已经着火的房子,顶多是损害控制。

Sherlock不能更清楚,他隔间的门被敲响,仿若破墙锤一般轰然撞在门上的声音传来:“是这里面传来的!!”

Sherlock顶住门,脊背紧紧地靠在门板上,他庆幸这扇门是朝里打开的,他估计自己还能撑住半分钟……17秒,无法更多。

实际上,只有十秒不到,在外面的人破门而入时,Sherlock心想,一定是因为激素原因估算错得离谱。

两个男学生站在门外,烟味扑鼻而来——他们躲在这间偏僻的洗手间抽烟。

紧随烟味进来的还有信息素,Sherlock的发情激发了他们的荷尔蒙,现在整间屋子都弥漫着α们的味道,信息素在空气中咆哮者要标记点什么,而Sherlock的气味就是诱因。

“是你!”

就在Ω男孩脑子里飞快过了一遍思绪的辰光,这两个男学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面对谁,那个有名的怪胎,一头黑色乱发,瘦瘦高高皮肤白皙的低年级学生。

但现在,在他们眼里都只不过是猎物。

他们俩同时想要冲进隔间,但Sherlock已经迅速地跳到了马桶盖上,他的腿打着颤,勉强支撑着整个身体,那两个α卡在了门口,隔间可不宽敞。

“他是我的!”其中一个对着另一个吼道,他们互相拉拽试图把另一个人推挤出去,然而势均力敌,Sherlock支撑不住在水箱上坐下,腿间有温热的粘液还在往外溢,之前流出来的已经冰凉地黏着裤子贴在皮肤上。

可恶,可恶。Sherlock眼看这两个人靠近,他们的手都伸向自己,压倒性的信息素同时向他袭来,他腿一软差点要滑下马桶直接跪倒。他的脑袋已经不受控制地开始幻想有阴茎撑开腿间的小穴,挤进去胀满他,他已经忍不住想要攀附某个强壮的肩膀,靠近,吸收那迷人的气息。

“Mycroft……”他哼道,男学生的手抢到了他,逮着这个散发甜美香味的Ω,他们迫切地张嘴,生理性地试图咬住点儿什么,而迎接他们的是马桶水箱盖子。

瓷盖猛烈地砸在这两个男生的头部,发出恐怖的碎裂声响,劈哩啪啦碎了一地,半晌,他俩才歪歪扭扭地倒地。

Sherlock喘着粗气,从他二人身上踩过,外面没人,厕所门锁只不过是摆设,他又不能出去,钻进另一间隔间又能有多少用处?以他的力度,年轻的血气方刚的男学生或许十分钟就能醒来,也许时间更少,在这期间他能做什么?快想快想!快想啊你这发情脑子!!

就当他站在隔间前面晕头转向之时,厕所外面的走廊里传来了皮鞋奔跑的叩响。

哒哒哒,清脆的,急促的,像是一盏被拨快了的钟表,指针咔咔咔连续转动着,铛!到点了。

厕所门被猛地撞开,Sherlock僵立在那。

*

他们坐在直升机里,飞行员戴着生物功能面具。

Mycroft一定打了抑制剂,Sherlock缩在他怀里抖得像一只发条坏了的木偶,而Mycroft纹丝不动,他用毯子把Sherlock裹得像只木乃伊,甚至将鼻子凑到了Sherlock的发间嗅着:“你闻起来有樟叶的味道,什么Ω会闻起来像樟脑丸呢Sherlock。”

发情中的Sherlock恨不得咬死他。但他同时也想要狠狠地亲吻那张恶毒的嘴,他希望Mycroft能咬他,为此他处心积虑地缩成一团试图把后颈露出毯子来诱惑对方。皮肤下的腺体因为缺少关注而肿胀发疼,Sherlock忍不住与感冒时淋巴结胀痛的经验作对比,这一回不怎么疼,更像是痒,又疼又痒,Sherlock一团浆糊的脑子连拼个妥帖的词都困难了。

“快到了,嘘,快了。”Mycroft低声对他说,气息吹在他耳朵边。直升机里噪音很大,他们不得不凑在对方的耳边说话,这对Sherlock而言无异于性虐,他的阴茎为此胀痛,没有被抚慰无法高潮,腥骚的液体汩汩流出他的下体,迫切地渴求被填满。

“他完全不受影响,瞧,你引诱得不够。”不知道何时那个Sherlock又出现了,他厚颜无耻地贴着Mycroft的后背趴在他肩膀上,伸出舌头舔着兄长的耳廓,面色潮红,哈出的热气甚至要扑到Sherlock脸上来。

Sherlock嫉妒他可以那么肆无忌惮,可又愤恨于他能那么干,他咬牙压住即将脱口而出的唾骂,那会让他像个说胡话的疯子,Mycroft察觉到了他的用劲,大概以为他难受,便又把他抱紧了些,“再忍忍。”

Mycroft的声音完全起不到安抚他的效果,他在毯子的囚牢里扭动着,想要把手臂抽出来,但Mycroft抱他抱得更紧了,“至少你想要的目的有一个达到了,”那个Sherlock的胳膊搂着Mycroft的脖子,脸颊贴在哥哥的脸边笑嘻嘻地,“你看他搂你搂得多紧啊,你不是想要这个吗?”

“滚蛋……”Sherlock从牙缝里斥道,他想要的,是他想要的,可他不想要毯子,他希望是Mycroft赤裸的皮肤与他相接,他希望禁锢他的不仅是胳膊。

“我在帮你,Sherlock,你的态度令人困扰,难道你想要在学校里开个乱交派对的计划被我打乱了?”Mycroft垂眼警告地一瞥。

那是他还活着就不可能列进人生计划表里的项目!Sherlock怒瞪他哥哥,想知道他是真的那么认为还是说那又是该死的“讽刺”,挂在男人脖子上的Sherlock蹭了蹭Mycroft的颈侧,咕哝:“他真好闻,不是吗,这是什么味道,不像任何一款古龙水,我打赌这个香味叫Mycroft。”

Sherlock绝望地闭上眼,他真是受够了,密闭的直升机内部都是Mycroft的味道,或许还夹杂了他自己发情的Ω信息素,但他自己无法察觉。

虽然紧迫的心理焦虑已经被顺利安抚,但生理欲望却在这空间里愈演愈烈,他假装在毯子里扭动而借此机会在Mycroft身上摩擦自己,任何接触都是好的,哪怕隔着一条毯子,腿间已经黏糊糊一片,在他扭动的时候还打滑,他下意识地觉得羞耻,却又一再去确认他到底是有多想要。

“别再乱动了,你搞得机舱内都是一股树叶的味道。”Mycroft的手指紧了紧,直升机这时候抖了一下,看来是到了目的地。

Sherlock根本不关心他到了哪儿,如果在往常他很容易能够从飞行时间和方向上推算出地址,但现在,他死死盯着那个挂在Mycroft脖子上的讨厌的Sherlock,那家伙把手从Mycroft领口伸了进去——领带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哥哥扯松了,肯定不是Sherlock弄的,因为一见面他就被Mycroft裹紧了打包了连个头都是到了直升机内才露出来。

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一颗,Sherlock伸了伸脖子,想要凑近去。

突然他被Mycroft抱了起来,走下直升机,飞行员在他们身后说了什么,Mycroft猫着腰离开了螺旋桨转动范围,飞快地朝着密集的灌木丛跑去。

院子的门开得很隐蔽,藤蔓垂挂植物和灌木一起组成了一人多高的围墙,甚至要拨开绿叶才能看到指纹锁。

Sherlock一路被扛着,腹部被兄长的肩膀顶得生疼,但他哥哥坚决不放手,直到进了屋子,落了锁,Sherlock才像被打捞上岸的鱼一般丢出网子,他重重地摔在了卧室的床上,弹了一下差点儿滚到地上去。

“Mycroft!”他嚷着,而他哥哥转身就走,“好了,现在这儿就只有你我了,我需要一杯喝的,你可以开始自渎,等你什么时候冷静一点儿,就打抑制剂。”

Sherlock一瞬间有些懵,自渎?等等,Ω都得在青春期开始就定期服药让身体习惯药物存在,因为第一次发情激素分泌太旺盛,如果在此之前没有经过预防而立马注射大剂量抑制剂,会导致身体强烈的应激反应甚至会危及生命,Sherlock已经进入青春期一段时间,但是他从来不吃药——他总是有一股别样的自信认为自己的发情期会与众不同,就好像有人相信自己不会老不会死一样,他觉得他肯定不会被发情期左右。

Mycroft当然知道这一点,他已经离开了卧室,Sherlock恼火地听到酒柜被打开的声音。

接着传来他哥哥的抱怨:“如果你一直有听话服药,就根本不会发生今天这种危机,想想看,如果我调用直升机的申请晚几分钟下来?如果发生了紧急事故没有备用机可搭乘,你怎么办?嗯?伦敦的交通你又不是不知道……”呷了一口酒的声音,吞咽,“你简直个找麻烦的天才,Sherlock,这一点我甘拜下风。”

Sherlock慢慢地从床上滑下来,他双腿打颤,但还是勉力稳住了,起居室里他哥哥瘫坐在靠背椅里,手里拿着酒杯在扶手上挂着胳膊,杯子几乎要垂到地上。

那一个Sherlock坐在他的腿上。

Sherlock恨得牙痒痒,他冲过去——剧烈的运动让身体里涌出了新的滚热的体液,但他顾不上那些,几乎是跳到了Mycroft的腿上去,他哥哥弹坐起来,似乎很惊讶。

“我不会自渎,我不要自己来,我难受……Mycroft!我快难受死了!!”他嚷嚷着,一头拱进男人的胸前,揪着衬衫朝自己扯,“我讨厌这样!!”

Mycroft的温度透过了两层裤子传来,Sherlock一边感到冰凉的体液沾湿的自己的裤子,一边又感觉到哥哥的大腿正抵在他的臀缝间,他动了动屁股,摩擦让他发出轻微的哼声,Mycroft瞬间凝固了。

“Sherlock……我知道你没有常识,但……我是你亲哥哥,你是在……”Mycroft在他身下僵硬地指出,“这不在我的义务范围——”

“我不管!!”Sherlock抗议,声音与另一个Sherlock重叠,然后他吻上Mycroft的嘴。

 

tbc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