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我正在校对继承人,虽然这么说很不要脸,但我不得不说看这篇文的第一部是一件舒服的事,即便我对剧情了若指掌但我依然会被情节带着走……我猜我现在写的文达不到那个感觉。
第一部是在最好的状态下的写出来的,开玩笑似的开了篇,然后洋洋洒洒十几万字没什么压力,只中间卡过一次,相比起来第二部就要磕绊一些,于是校对第二部的时候就没有第一部那么爽利了。需要改动的地方也多一些。第三部又顺了起来,于是……总之,有经验的作者可以看出来的,哪些地方写得顺写得好哪些地方比较艰难,尤其是网文,因为网文通常缺乏修改,比较原始地保留了作者码字时候的状态。

与此相似的情况曾经发生在盾冬的那篇天鹅湖上,那篇开篇的时候也只是我好玩写了个开头,后来顺其自然地让文字继续,顺利地日更完结,对我来说简直不可思议,后来又开了续集,也是顺顺当当地完结了,甚至比正篇还长。时至如今,我若是不小心点进这篇,无论从哪里开始,我都会自然地有滋有味看下去,直到我意识到特么看自己的文看这么久……
不光是我自己的文,有些文比如梅林的那篇夏日王朝,我都不清楚多少遍,虽然作者写得有点赶但依旧非常优秀,隔一段时间翻看总会一口气看完。

但这样的文终究是凤毛麟角,一般来说,看过的文总有这里那里不如意的地方,愿意一次次再看的,肯定是戳中了心中某个地方。这么说起来,身为创作者就有了一个优势,那便是自己写的文,当然比别人写的更符合本身的喜好,乐于多看,也出于爱犊的原因愿意多看以便修缮。
但我也听说有作者不愿意看自己的作品,那种心态我不是很明白,要么他们的创作过程很痛苦,要么他创作的是一件使人痛苦的作品,大概。

我也写过之后我自己不愿意再回头看的东西,不过往往那是时隔相当一段时间之后,再看会发现和现在的认知差距不能忍受,无论是文笔还是内容都不太赞同,那种感觉像是见到了一个很久不见的故人,虽有一丝怀念,但依旧在心底感叹终究不是一路人,难怪分别至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