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lock/兄弟/N17】狼孩(四)

我知道我之前说要坑掉这篇文==但我发现我真的没法坑文,每个坑都像一根刺,也无法把文里这个开挂麦哥作为原创人物去写,所以,无视第四季吧……我只是想填掉坑orz
以前看过的得再回顾一下,有大幅修剪~

文前警告:

1,鉴于本文描述年代,有些事严重不符合现代三观

2,本文cp倾向各种有 ,但兄弟可逆不拆

3,具备【分级N17】的很~多要素你懂的

==================================
==================================

乡间至今也有这样的传说:如果在月圆之夜妈妈们没有看好自己未满周岁的婴儿,他们就会被狼嗥引诱着爬进森林,再也不会回来。

Chapter1

“你什么时候瞒着我爬进森林了吗歇利,牙都没张齐就这么喜欢咬人。”又一次迈克罗夫特把弟弟的脸从自己湿答答的肩膀上“拔”下来,小毛毛砸吧着嘴,把胖乎乎的肉爪子伸进嘴里吧唧吧唧吮吸着。

奶妈从迈克罗夫特的手里接过他弟弟,小歇洛克乍然挣扎起来,挥舞着短短的四肢咿咿呀呀地朝着迈克罗夫特的方向扭动,那急切劲儿似乎在喊叫着“放开我放开我”。

“这个小调皮鬼,也不管抱着他的人是谁只管要哥哥,真是怪事。”奶妈把孩子抱给了福尔摩斯夫人,可小娃娃一点儿也没消停,坚持不懈地冲着兄长探出自己的小手,要不是妈咪搂住了他的小肚子,非得摔下去不可。

“注意安全,”腿脚不便只能送到门厅的祖父第一百次叮嘱,“帮我跟罗曼问好!”

“好的爸爸,宝贝儿和爷爷说再见,下回见面的时候,你该能说话啦,来,说再见!”妈妈握着他的小胳膊对祖父晃了晃,年迈的老人坐在椅子里抹眼泪:“你们最好早点回来,我这把老骨头还能见上一面!”

“好了父亲,我们圣诞节前会回来的,五个月很快就过去了。”Holmes子爵提着最后一箱行李出了门递给仆人,“那时候还不会说话就把你退掉,”迈克罗夫特让歇洛克抓住他的一根手指,拇指轻轻抚摸着弟弟肉乎乎的手背,“歇洛克,其实你已经会说话了对不对,我知道你会了,”男孩捏着弟弟的手掌皱眉,“我四个月就可以说话,你为什么还不张嘴?”

他们的父亲站在马车边笑着摇摇头:“他还小呢麦克,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聪明,好好照顾自己亲爱的。”

“但他是我弟弟,应该也要聪明才对!”小少爷不满地反驳,“My——”歇利奶声奶气地仿佛在回答他,逗得旁边的人都笑起来,他们的爸爸亲了亲大儿子的额头,妈咪把小儿子递给丈夫,腾出手来捧过大儿子的脸亲了又亲:“哦麦克,等回来我们再讨论遗传问题,我会想你的……”

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小弟弟终于挣扎着扑到了哥哥身上,显然他们的父亲并不擅长抱孩子的工作。

“好吧歇利,我也会想你的,或许。”哥哥托住弟弟的屁股,学父母一样吻了他散发奶香的头顶绒毛,歇洛克的两只小拳头死死拽着哥哥的衣襟,脸又贴在哥哥的肩膀上吮咬着。

但他们必须出发了,大人们用一个摇头晃脑的玩偶逗歇洛克伸手来抓,才费了好大劲儿把小孩子抢回去登上马车,迈克罗夫特赶紧关上车门,“My——”车里立刻传来了了宝宝的吵闹声,马车动了,渐渐加速远去,那稚嫩的喊声还隐约能听到。

祖父念叨着什么被仆人们扶回壁炉边去了,迈克罗夫特站在庄园门口,直到尘土都散去。

“现在,我终于能获得一会儿安宁,”七岁多的男孩长叹一口气,“为什么他那么黏我?这真是一个谜。”

“或许他知道您是他的哥哥,小福尔摩斯先生。”女管家丹弗斯太太同他一起回屋,“哥哥的亲缘关系并不比妈咪和爸爸更近,你们知道,”迈克罗夫特不赞同地扭眉,“况且,血缘没有如同人们想象那样强烈影响人类行为——”他继续说着,虽然没人在认真听他说话,一如既往。

福尔摩斯家长孙是个古怪、非同寻常、与众不同的男孩子,他在他弟弟这么大的时候更难伺候,家里的仆人们暗地里做鬼脸,除了他的母亲没人听得懂他在要求什么,或许是他从那些厚得可怕的书籍里获得的“知识”吧。

“这下您可清净了。”他们重复着之前的话题,做着自己的事。

迈克罗夫特走回房间之前再一次望了望尘土飞扬的方向,轻轻吁出一口气,“暂且是的。”

*

接下来整整一百五十天,迈克罗夫特都享受到了弟弟出生后就再也难以享受到的平静。

大约一周左右他们会收到一封信,那是迈克罗夫特唯一能得到的来自亲眷的消息,在去信中他询问了弟弟的智力发育问题——等妈妈回来才能继续谈论生物学显然无法满足他,但妈咪在回信里说他弟弟现在依旧只重复简单的音节。

“已经十个月还不会说话,我打赌他是个笨蛋,”迈克罗夫特不高兴地折好信纸,“亏他看起来很聪明,这可真是个令人沮丧的消息。”

然而,他依旧在下一次的去信中建议妈咪应该多和弟弟说说话来启发他的语言系统。

“我可不希望有个蠢弟弟,妈咪,你保证过我会喜欢这个礼物,一个蠢弟弟可不是好礼物,不管你说什么,我要求替换!”他在回信里写道。

如同父亲说的那样,五个月很快过去,圣诞节即将来临,根据从法国来的书信通知,他的父母和弟弟将在明天傍晚时分到达苏塞克斯庄园。

“他们今早到了港口,对吧祖父?”吃过早饭,迈克罗夫特询问正在拆信的老福尔摩斯伯爵,老人急着看信,潦草地点头:“是的,但他们明天早上才会动身,这两天雨中赶路累坏了。”

“苏塞克斯离港口不到半天的路程!”迈克罗夫特瞪着眼睛,“他们早点出发今晚就可以到家了。”

“只是一天的时间而已,麦克,一天……”祖父慢悠悠地回答,小男孩哼了哼,“那意味着我要晚一天才能收到替换的礼物,而妈咪还不告诉我是什么!”他低声抱怨,跺着脚回他自己的房间去。

第二天凌晨,庄园里的人还没醒,鸡笼里的公鸡都悄无声息的,迈克罗夫特被马蹄声吵醒,他刚坐起就听见庄园里骤然响起哭喊。

他走出房间,穿着睡衣的仆人们躲避他的目光,祖父在房内没有出来,“已经有人去请卡特医生了?”男孩说,仆人们点头,他来到一楼,男女管家都在门厅嘱咐搜寻事项。

“搜寻什么。”迈克罗夫特在他们身后说,他使用的不是问句,但反正也没有人回答他。

“送小福尔摩斯先生回房间,”女管家丹弗斯吩咐其他人,而迈克罗夫特看到门外对他们摘帽示意的人是镇上有名的猎人米德兰。

*

天阴沉沉的,看不出是上午还是下午,雨水一直没有停,英格兰仿佛浸在一片水雾的海洋里,潮湿得难以呼吸。

“狼群通常不会来大路,接连几天下大雨,动物们大多离开了低洼区——那是这片地区狼群的主要狩猎地,那些该死的狼大概是走投无路……”搜索队由这一地区和附近为数不多的警卫、猎户和青壮年组成。队长站在出事地点朝下面的黑森林眺望,其他队员纷纷感叹道“放弃吧。”

“狼饿疯了才会袭击一个车队,不可能还活着。”

“这么久过去了已经没有营救的必要,等雨停了直接搜索尸骨残骸得了。”猎人们纷纷说道,雨依旧很大,雨帘把森林笼罩在一片白茫茫的杂音中,雨水会打湿火药,遮盖气味和声音,猎犬们都非常安静。

大家互相看看,无奈摇头拉回马头准备离开,“等等,我们就这样走了?就这样?”其中一位年轻人问道。

身边有搜救队员嗤笑出来:“这种天气,格里森先生,遇上狼和野猪的话就糟糕了,火药都很潮湿,放心吧没人会指责您,伯爵也不能。”

这时,道路尽头传来马蹄声,一个影子渐渐地从雨幕中显露出来,越跑越近但身影却没有大多少,搜救队停下脚步,只见一匹矮脚马朝他们小跑过来,上面俯着一个小个子。

男人们拦下这匹小马,“哟哟!嘿!这还是个孩子!这么大雨你去哪?”

马上的孩子抬起自己的毡帽,视线轮番从大人的脸上扫过。

有人认出了他:“他是福尔摩斯伯爵的长孙……”

顿时大人们都有些局促,他们身后就是马车队的残骸,而他们正背离这一方向。

“请让开一下。”年轻人——过于年轻了,不足八岁的迈克罗夫特冷冷地对他们说,成年人都不置可否,但猎人的领头米德兰是本地人,他认识这个孩子,便下了马牵着矮脚马穿过马队朝着出事地点走去。

半路迈克罗夫特就跳了下去跑到了马车那,破损的车门掉在地上,侧翻的车厢里全是水,窗帘和坐垫四处散落残破不堪。

这孩子检查着这一切,大人们也好奇地下马围观,他一会儿跳到车辕旁查看,一会走到森林边张望,搓着地上的泥土或者是观察车辙的痕迹,不知道这个小孩在干什么,是不是因为打击太大而失去了理智?

最后,迈克罗夫特从马车旁的泥水里捡起一个东西,抹掉上面的泥沙,这是一个失去了上半身的木头玩偶,正是临走时歇洛克手里的那个,是他亲手做的;玩偶的关节是弹簧,轻微晃动这个小人就会手舞足蹈起来,玩偶的脸和迈克罗夫特的很像,妈咪他们经常用这个哄着歇洛克:“瞧啊歇利,这是谁?这是谁?这是你哥哥,好了好了别哭啦真的那个哥哥就来了,你看他的脸和你哥哥多像啊……”

五个月之前的事……

迈克罗夫特把玩具收进袍子里,转身看着通往森林的泥泞小道,以一个八岁的孩子最不稚嫩的声音问道:“不用进去太远,陪我稍微看看就好,可以吗格里森先生?”

被叫到名字的正是之前那位年轻人,他区里新上任的保安官,大概和迈克罗夫特有过几面之缘。他对自己被点名似乎有些诧异,但很快他就下定决心,确认了一下腰间枪支的位置走了出来:“好吧。”

小男孩便毫不犹豫地朝着森林走去,其他的人面面相觑——他们倒是想阻止,但领头的米德兰也跟了上去,其他猎人犹豫了一会儿。或许是因为这小孩的姓氏,或许是他那不符合年龄的老道言辞,或许是因为“不用进去太远”,所有的人都拴好了马,确定了自己的猎枪等武器,跟在小男孩身后走进了森林。

迈克罗夫特走在猎人的后面,老猎手都很清楚怎么追踪,他们跟着狼群退进森林的方向一路披荆斩棘前进。沿路折断的树枝,偶尔会捡到散落的人类衣物,甚至还有火药的痕迹,雨水冲刷着这些残留的遗物——衣服上犬科牙齿穿透的孔还在,但已经闻不到什么鲜血的味道,只剩下森林泥土的腥味和水泡过的气息。

最后,连这些零散的物品都没有了。

渐渐地走在队伍后面的人的窃窃私语也不免清楚起来:“不是说不要多远吗……这都快……”

“嘘!!”

雨水在树叶上汇集成大颗的水滴劈哩啪啦掉落。

走在队伍前方的米德兰转身,指给后面的人看他们东边的灌木丛中一线隐约的白色物体,在黑绿色为主调的森林中十分醒目。

那是一件婴儿衣,从树丛的痕迹来看,似乎是有东西带着这件衣服跃过,树枝勾住了布料撕裂后留下了,被雨水浸透但因为有灌木的遮挡,白衣上斑斑血迹还依稀可辨。

迈克罗夫特抓着这件他再熟悉不过的小衣服,之前镇定的样子不复存在,斗篷遮住了他的脸,全身簌簌发抖,好像下一秒就会跌倒在地。

领头的猎人蹲下将他揽进怀里,“回去吧孩子,回去吧……改天晴了,我们再来毙了那些畜生。”

迈克罗夫特把脸埋在弟弟的衣服里,趴在猎户的肩膀上没有说话。

此时就在不远处,猎狗带着其他人发现了狼群用餐后的地点,有人叫了队长一声,人们看过去一时间都沉默着,然而趴在猎户肩膀上的迈克罗夫特抬起头来,小小的眉毛被水打湿了,他黯蓝色的大眼睛望向猎狗吠叫的方向,青白的嘴唇抿得死紧,下巴颤抖着。

“回去吧孩子,回去吧。”

猎户说着正要转身,可小男孩却低下头,扭动挣扎着从大人的怀里跑出来,朝着猎犬喧闹的方向走去。

*

时间流逝,不知不觉,离上次那件耸人听闻的事件就已经过去了十年。

这十年里,福尔摩斯庄园发生了太多变化。老伯爵在噩耗后不久就离开了人世。庄园有了新主人。

仆人们发现他们的小主人除了从森林回来后脸色像死人一样惨白外,今后的日子里这孩子都始终保持着惊人的镇定。

他在家庭教师的指导下接受教育,十二岁的时候只剩下钢琴教师还能发挥一点儿作用。

他八岁就跟着绅士们去打猎,一开始先生们只是希望他帮忙抓一抓斑鸠之类的,或者是跟着猎狗跑动跑动也好,监护的亲戚们担心失去父母的孩子会个性阴郁,大家都特意多关照他一份。

可是没想到这孩子第一次狩猎就把随身小刀扔进了野猪的喉咙,猎人们目瞪口呆,能在一头成年野猪的攻击中活下来简直命大——“它很难有效攻击,因为我体形小的缘故。”事后这位小少爷漫无表情总结,“动作再快一点儿就好了。”他显然不满意自己手臂被野猪撂了一道十英寸长的血口子还崴了脚。但脚伤一好他就恢复了马术课。

不到十四岁,他的猎物栏里已经包含了所有猎人能打到的野味包括野猪,和狼。

“等我到了中年以后,生活还无忧无虑,或许我会认真考虑一下少运动的建议,医生。”十六岁时他的家庭医生再次为他缝合一个狩猎伤口时,他是这么反驳的。

这个国家其他有财产的年轻人的成年礼,通常是一次盛大的舞会,邀请社交年龄的年轻人一起庆祝。

但那个福尔摩斯伯爵,却在前一晚坐在壁炉旁,默默地擦拭着他那把用野猪血洗礼的小刀,那是他六岁的生日礼物,来自父亲。

生日当天他带着客人们去狩猎,并亲自烘烤自己的猎物。

以前黑森林里一直有狼群盘踞,但随着时间流逝也消失殆尽。

“那位年轻的伯爵阁下憎恨狼,他甚至讨厌看到长得像狼的狗。”大家都这么说。

如今迈克罗夫特已经十八岁,除了每年特定几次他会像大多数贵族一样去伦敦和巴斯参加必要的社交活动,其余时间几乎都是在这座庄园里度过。虽然他还很年轻,但福尔摩斯家族偌大的家产他都管理得井井有条,哪一年适合种什么粮食,开水渠哪条路最好,早晨弥撒应该用哪个关键词,马肚子里的驹子能不能活……邻里不管是牧师还是体面人家和佃户们,“那位年轻的伯爵阁下!”所有认识他不认识他的人们提起他都带着一种骄傲的神气。

这一年夏至后的一天,迈克罗夫特接待了一位从伦敦来的客人。

“格里森先生,好久不见。”他淡淡笑着,握了握来者的手,这正是当年那位搜救队里的年轻人,现在已步入中年。

“在伦敦还习惯吗,探长?首都治安法官的任务很重吧。”

“什么也瞒不住您阁下,是的,我有很多工作要做,”格里森点点头,“谢谢您的推荐信,如果不是……”

“请不用客气,不过,这不是您来见我的主要目的,法官先生,请坐。”

格里森抿着嘴,顿了顿,“是的,阁下,是这样……”

迈克罗夫特看着他。

“当年,您有一位弟弟……歇洛克·福尔摩斯先生在那次……袭击中丧生?后来我们去围剿狼群的时候,也没有找到……抱歉……我……”

“是的,婴儿恐怕是不会留下什么骨头的……他才不到一岁。”迈克罗夫特低沉的声音回应,“请继续。”

“您是否听说过有失去小孩的母狼会把人类的小孩……”

“抚养长大?!”贸然打断了对方说话的迈克罗夫特从椅子里站起来,“您这么说一定有根据——在哪儿发现了这样的孩子吗?”

“是的,是靠近北部的郡……看,这是那儿的报告,在去年的档案里头发现的,狼群的迁徙在食物短缺时期横跨整个不列颠也不是不可能,这个报告写着被找到的那个孩子是黑发,年纪大概在八岁到十二岁之间……我想……”

就在迈克罗夫特一把抢过报告扫视的时候,这位治安官继续说着他的推断:“我也犹豫了很久……毕竟给了您希望,若不是……对您也太残忍了,但万一……您要不要去看看?我是说……年纪也大致符合,全国这种巧合可不多——您知道,狼养大的小孩可能发育不是那么好,显得小也正常……我打听过了,现在他还在收容所当犯人一样关着——他实在太狂躁了,没有孤儿院或者……”

“我去。”迈克罗夫特抬起头,对探长斩钉截铁说。

“而您,格里森先生,首都的治安长官职务太适合您了[],就像我之前向您保证的那样。”

[]英国的狼在16世纪就灭绝了,在本文里让它们多活俩世纪吧……

[]《血字的研究》里,探长格里森写信给侦探请求援助,福尔摩斯对华生说格里森和雷斯垂德是苏格兰场的一堆蠢货中稍微好点的。

tbc

之前虽然写了七八章了,但要改的地方挺多所以更新速度还是不会很快orz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