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米迦勒的兄弟们

脑洞的漫画,但漫画画起来太费劲儿了所以就先写成文自我安慰一下……路西法撒旦啥的设定不用太在意反正都是乱用=0=
———————

米迦勒如同往常那样散步,一边聆听着人间的祈祷,他的身影被一些天使捕捉到,便如同蝴蝶扑向花朵一样飞向他。
大天使长的荣光就像人类口中的催情剂,天使们对米迦勒撒娇,恳求他的抚慰与微笑,在他的碰触下发着舒服的叹息,细碎的翅膀绒毛在空中绕着他飞舞。
米迦勒心想,即便是天使也有时如同人类小孩一样呢。
“亲爱的米迦勒,我的兄弟。”
突然到来的声音打破了这一格温情,天使们抬头一看,惊吓得纷纷逃窜,“上帝啊!是路西法!”“那个恶魔!”他们逃离这一区域,又有些担心地远远观望。
“哦,瞧那些小可怜,担心我会对他们亲爱的天使长做什么可怕的事。”路西法笑着落在米迦勒身边,伸手抚摸这位大天使的下巴,“亲爱的米兹,我该把你怎么办呢。”
米迦勒也笑了,“好久不见,路西。”
路西法在这微笑带来的光芒中微微眯眼,继而收敛了笑容中玩乐的部分,带着曾被上帝命名为“晨星”的美丽面容浅浅颔首,“我想你,米兹,”说着,就轻轻抱住了米迦勒。
天使长搂住他,“我也是。”
他们一时间没有言语,直到路西法分开他们。
“啊!天堂还是老样子!”他看到远处的天使们还在流连,便做了个怪样子吓唬他们,经不起吓的天使们顿时四散飞逃。
“你猜他们去哪搬救兵了?会把上帝找来么。”路西法百无聊赖地说。
米迦勒淡淡一笑,“你就是爱闹。”
“啊这么说起来,我上次来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可爱的孩子。”路西法说,“来,告诉我他是谁。”
“哦路西,你又想玩什么游戏,上次你吓哭了好几个能天使,你还打算这么干?”
“拜托,米兹,我难得来一次,你就不能让我找点乐子?我可是恶魔~别把我和你等而划之。”路西法展翅,他依旧光辉四溢的羽翅瞬间就带着他超越了米迦勒,天使长不得已只好也展翅追上去。
两位大天使飞翔的光芒从天界漏到地面,就像普洒众生的布道,让人们忍不住低头祈祷。
“瞧,就是他。”
这是一位力天使,他模样冷俊却又从平淡的眉头间透出一丝温柔,黑色的短短的头发更显得面容坚毅。他身边还有其他天使,看到天使长和路西法同时出现,都有些不知道作何反应而僵在那里。
米迦勒停下了,路西法见状也停下。
“你认识他,他不肯告诉我名字,你告诉我。”路西法自满地要求。
米迦勒摇摇头,“不,路西,你得自己去问他。”
“可你都不愿意靠近他,为什么?”路西法又看看那个天使,“他有什么不同?”
天使长沉默了,那位天使看到了不远处的他们,有些困惑,“除了他看到我不会逃跑以外?”路西法说道,一下就出现在那位力天使面前。
对方稍微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其他天使都远离了他,散向米迦勒所在的方向。
“你好,”黑发的天使说,眼光时不时朝米迦勒瞥去。
“不好!”路西法快活地回答,“你到底叫什么?”
“神说,不要告诉恶魔你的名字。”天使回答。
“哦!但我可以逼问出来,信不信?”路西法邪恶地笑着皱起眼睛。
“路西!”米迦勒出声,但他依旧没有靠近多少。
“你为什么不怕我?虽然我上次也问过了。”路西法没有搭理米迦勒,歪了歪头自顾自好奇。
*
“是恶魔!”天使们发现了路西法,惊呼着散开,路西法对这些低级天使并不感兴趣,他的眼睛搜寻着更大更美丽的荣光。
“不在啊。”等他收回目光,有些失望地撇嘴,突然发现刚才逃走的天使还留下了一个。
“哦,有趣。”他靠近,这位天使也只是后退了一步。
“你没有离开,是想要对抗我吗?”路西法调笑。
“既然你可以来,说明神没有制止,”天使回答,脸色如常。
“也许是他不能阻止。”路西法不笑了,露出恶魔的眼神。
“那神必定有他的缘故。”天使说,路西法嗤笑:“哈!他的缘故,意思是你就无条件接受了?即便我来的目的是为了拽住一两只小翅膀和我一起下地狱?!”
“我会反抗,并接受我力所不及的结果。”力天使皱眉回答,蓄力攥紧了拳头。
“你可以逃跑——天使。”路西法拖长了音调,脸靠得更近了,几乎是鼻子对鼻子,“你叫什么名字?”
“你总会追上谁。”天使简短地说,没有回答问题。
“哦,所以你是自我献祭了,不知名的小天使。”路西法哈哈笑起来,“那我就接收了!”他鼓动双翼,力天使在这庞大的力量面前只能勉力维持站姿,正在此时,一大群天使赶到:“恶魔!回到你的地狱去!!”
路西法瞟了他们一眼,那些能天使虽然有一大群,但仍然不敢靠近,神色凝重而充满恐惧。
地狱之王摇晃着头,“哦上帝啊,你就指望这些……”他挥挥手指说着,瞬间就到了几个能天使的面前,“我选你们中的谁和我一起下去好呢……”
能天使被吓得往后逃窜,可路西法就好像用一只无形的手攥住了他们的翅膀让他们不能离开。顿时天使们蒲扇翅膀的声音,哭号的声音响彻云霄。
*
“你真奇怪,不怕我就算了,最和蔼可亲的米迦勒似乎不喜欢你,为什么?”路西法的胳膊搭在这位力天使的肩膀上,通常来说,这样的碰触会带来难以承受的冲击,就像米迦勒的碰触对于所有天使是柔情的慰藉一样,堕天使路西法的碰触对于天使来说是痛苦甚至致命的。
“路西法!你伤到他了!”米迦勒上前把路西法从力天使身边拉开,那位天使力有不逮差点半跪下去,只勉力支撑着。
可即便如此,米迦勒也没有上前为他疗伤。
路西法怀疑地眯起眼睛。
“你们带他去找加百列!”米迦勒对其他的天使下令,那些观望的天使们立马照做了,路西法饶有兴致地盯着他瞧:“哦米兹米兹,发生了什么事,你以前不是这么冷血的。”
被天使们扶着离开的那位力天使无助而充满疑问的目光久久地不能从天使长眼中消散,他等其他天使都离开了,才摇摇头,“加布更懂治疗你造成的伤害。”
“我觉得不是这种原因。”路西法笑道,“你无法对我撒谎,米兹,我是恶魔,你不能对恶魔撒谎。”
“我不会撒谎。”米迦勒瞪他一眼。
“对,你只是不告诉我真话。”路西法翻个白眼,“信不信,我真的会把他带回地狱,我喜欢他。”
“……如果那是他的……我会……我……不,不要碰他。”米迦勒天使的光辉乍现,路西法眯起眼睛:“你在威胁我?”
米迦勒好像自己也吃了一惊,“不!”他收敛起光芒,“不……”
“哦上帝啊,你有麻烦了。”路西法若有所思,“算了,我们都有麻烦,在麻烦来前我得走了。”
说完,这位客人就离开了,一阵风都没有带起。
只留下米迦勒站在那儿。
*
他来过一次地狱,但那也是很久以前,这儿哭号遍布,熔岩浇铸的地面炙热燃烧,人类的灵魂翻滚其上,惨叫,求饶,咆哮,永无止尽。人们用地狱形容惨状,而再没有词汇可以形容地狱。
米迦勒的心在煎熬,他一步一步走向路西法的王座,而那位置与其他地方并无不同,硫磺和焚烬的刺鼻味道几乎要将他熏晕。
“你来这儿干什么?”路西法远远地问。
恶魔们惧怕这位大天使躲得远远的,灵魂们渴求他却不敢靠近他,就好像光芒太过于热烈以至于灼烧,心灵向往而身躯不受。当他走近,灵魂们就纷纷遮住头脸迟疑不决地为他让路,而米迦勒眼看这些痛苦不堪的灵魂因为要在熔岩上挪动而鬼哭狼嚎,顿时迈不开步伐。
“哦算了吧。”路西法挥挥手,自己走到米迦勒面前,“亲爱的兄弟,你是来干嘛的?”
“听说这儿是最终的忏悔地。”天使长神色悲戚地说。
路西法露出了然的神态:“这儿是人类最终的忏悔地。你,我们有更好的忏悔对象……”
“我不认为我与他们有什么不同,神爱他们就如同爱我们。”
路西法闭了闭眼睛:“那么,你不敢和他忏悔?!你?米迦勒大人?”
“路西……”米迦勒低声喊道。“好吧好吧,有那么一个完美主义洁癖症的父亲,当然会有你这么个造物,米兹,你想说什么?”路西法翻个白眼摊开手。
“你问我为什么我不喜欢他。”米迦勒对他投去感激的一瞥。
“嗯哼。”地狱之主冷哼。
“我没有,”天使长痛苦地说,他赤脚踩在地上,然而他所站立的那方圆地狱,岩浆仿若凝固,铁水变成黑土,仿佛再多一会儿,就会有绿叶藤蔓从地里钻出来一般。
“他是个普通的天使,我看他就像看其他所有天使那样,我对他的爱与对其他造物的爱没有不同……”米迦勒说道,路西法不耐烦地仰起头,“理应是这样……我以为,”天使长继续说,路西法翘了一下眉毛,“但是……他那么……耿直,他是所有下级天使里最与众不同的一个,他没有神赐予的力量与我们抗衡,但他的……他的……荣光,那么坚定,不卑不亢,他不只是信使那样毫无知觉,但也不像我们……他只是……”
“特别,我知道。”路西法插嘴,米迦勒沉默了。“那你更应该疼爱他,把他拉到你身边,让他追随你,你们应该一起享受天父膝下的富饶时光,为什么你不靠近?你在害怕什么?”
“我不想他追随我。”米迦勒抬头回答,“我的靠近会损害他,我的……力量会影响他……”
“他会倒向你,那不是你想要的吗?所有天使都会倒向你,你的碰触对他们来说是奢侈的荣耀。”路西法点点头,看着米迦勒,就像一位兄长——实际上他也是。
“我不想要那样,我不想要这力量。”米迦勒塌下肩膀,叹口气。
一根羽毛轻轻地从天空飘落,地狱里所有的灵魂都突然安静了,他们看到了,闪闪发光的羽毛,救赎的荣光。
他们癫狂起来,争抢去夺取那在空中飘荡的仿若活物一般的小东西,恶魔们的鞭笞和利爪都无法阻挡他们,他们互相踩踏,无惧于熔岩和烈焰,蹦跳着扑向它。
两位天使对此置若罔闻,天使长仿佛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而另一位堕天使则似乎是知道那根羽毛会飘向何方。
它如此轻盈,随着那声已经消逝的叹息飘荡,乘着消散在空中的气息游蹿,却没有落地,永远也不会落地,因为它的主人在天上。
灵魂们争先抢后,却无法阻止那轻柔的小天使一层一层荡高,消失在地狱的顶上。
“我很抱歉,米兹,如果你对他有了对别人不同的爱,我没法接受你的忏悔,我们被造来爱众人,就连天父也不能要求我们爱他更多,我们的爱不随时间的累积而层叠,如果你爱了谁更多……”
“我就是有问题了,对吗。”
“我永远不会那么说。”路西法撇嘴,“他在看着呢,我有立场说谁呢,何况是你,米兹。”
“天使也不是完美的。”米迦勒淡淡笑道。
“啊他会找你麻烦的,相信我,你敢说他的创造不完美,你完了。”路西法翻个白眼,“即便是下了地狱的他们,他也认为是完美的,只要拯救了他们就行,不然你以为我在这儿干嘛。”
“我很抱歉,路。”米迦勒对他露出一丝苦笑。
“我习惯了,而你该走了。”路西法退后一些,米迦勒所占的地面已经在冒出嫩芽。
“加布来过吗?”天使长在鼓起翅膀之前回头问道,看向王座的脚下,路西法无视了他的问题,转过身朝着王座走去就好像受不了他翅膀带来的不同于地狱红炎的辉芒。
米迦勒微微一笑,光芒一闪就不见了。
那块铺满嫩草的地面则过了很久才慢慢被熔岩吞没。
*
那是在此之前,很久之前,的事了。
米迦勒第一次到地狱,他几乎无法往前迈步,他的兄弟被天父安排至此,即便他曾经亲自执行此命令。
他还记得当天父公布这一决定,路西勃然大怒,公然对抗。
路西法永远是那个最光芒耀眼无所畏惧的,但他曾经说:“不是因为我自己会发光,兄弟,我与你的荣光没什么不同,我猜测,只是我比较反光。”
哦他的兄长。
米迦勒和他的兄弟们把路西法“带”到这儿来,然而所有的天使们都不能落下,这儿太可怕了,一望无际的痛楚和灾难,灵魂们哭出来的不是泪水而是熔岩,这些亮红色的汁水蜿蜒灼烧淌进大地;滚烧鼓起的山包上,火石碎裂崩开的悬崖上,灵魂们绝望地跳下,却无法死亡,他们坠入冰天雪地里,魂魄冻得断裂,惨叫回荡在地底的山谷中,没有停止的那一天。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地方……”这并不是一个问句。
米迦勒是唯一跟随路西法落地的天使,然而那也是路西法被流放很久之后,久到战争的阴霾远去,远到天使都开始遗忘大天使们之间发生过争执。
天使长无法相信眼前的景象。
“你怀疑他。”路西法洞察一切,他被红色映衬的双眼回视,“而我恨他。”
“路西!”米迦勒喊道,天父是他们的生之所在,归之所处。
“看看你周围,米兹,看看。”
“为什么他不原谅他们……”米迦勒身边的灵魂涌向他,又因为太过靠近而退却,天使长伸出手去——
“停下。”路西法展开依旧璀璨的一侧羽翅挡住他,“你不能。”
“为什么不,他祈求宽恕,他们在忏悔——”大天使悲悯的目光恳切。
“如果你碰触,你会知道他们所做的一切,”光辉的翅膀缩回,路西法就好像让开了一条路,“但同时,你也会发现,你不能解救他们;因为他们在这里,意味着他们是人世间最不懂愧疚的人,而到了这里,他们又成为最不能原谅自己的人。”
路西法晃晃身体,“你承受得住吗,米兹,你拯救不了别人,你救不了这儿的每一个,这个现实。”
米迦勒伸出的手蜷成了拳头,颤抖着,继而猛然抓住了一个畏惧爬向他的灵魂。
扑面而来的痛楚灼烧天使的眼眶,生前的一切从眼前掠过,他手中的鲜血,造就的他人的痛苦,还有终于体会到那痛楚后的姗姗来迟的悔痛,每个魂魄本身就是燃烧所有理智的地狱之火。
米迦勒松开手,那个灵魂尖叫着逃开了,天使的碰触在人间是无上的救赎,而在地狱里,会造成加倍的伤害,就像光明下的阴影,越亮愈暗。
米迦勒垂下手,抬起哀伤的面孔,“这就是为什么他让你来。”
“我反光,兄弟,”路西法苦笑,“我不容易受伤。”
“这不公平……”米迦勒低着头喃喃,路西法仰头大笑:“没有什么公平!米兹!你知道我向来自由,而天上从来不自由,如果这是代价,那我接受!”
“你爱他。”米迦勒惨淡的笑容仿若早期人类用白泥涂抹在黑岩上的图画。
“那是恨,兄弟,别搞混了。”路西法受不了地翻翻眼皮。
“现在我明白了,”天使长点点头,他们发现地面已经开出了小花,“我看你得走了,你的光正在被吸收,米兹。”
“我很好奇那会是什么结果,我会变成魔鬼,就像他们?”米迦勒看向那些穿梭在灵魂之中的恶魔,地狱的火焰改变了他们神圣的躯体,还有心灵,火炎在他们身上游走,天使与恶魔的形态交替变幻着,“他们也曾是天使。”
“我觉得你不会,”路西法淡淡地回答,“你会变成地狱里的一棵树,一棵死树,灵魂能顺着你爬到天上。”
“那也不错。”米迦勒似乎在考虑那情景。
“没谁会答应。而加布会哭的,他可喜欢哭了。好了离开我的地盘。”路西法挥挥手。
米迦勒展开光芒万丈的翅膀,“我会再来的,兄弟。”
“最好别。”
风吹过,只留下一片鲜花盛开的草地。
*
“上帝啊,他知道他的宝贝天使们一个个下地狱了吗?”路西法站得远远的,在胸前叉着双手。他的背后伸展出来黑色肉翅,就像巨大的蝙蝠一样轻轻蒲扇,刮起地狱的风。
加百列被风吹得遮住脸,硫磺熏得他眼睛疼。
“我不是来找你吵架的,路西法。”加百列手搭着凉棚遮掩风沙,垂目扫视地面,匍匐在他周围的灵魂们就像真正的人类那样,在高温下剥落、融化、凝固,他们抠挖自己的身躯,剖开胸膛掏出自己化成血水肉块的心脏,然而永远掏不尽,挖不完。
加百列闭上眼睛,不能再看。
“那就回去,我没有邀请你来。”
“我听米兹说了,我听说了这里会是什么样子……只是我没有想到……”加百列张开眼望向远方高处的地狱之王。
“他多事,”路西法打断他,“我不需要你同情。”他的声音在空旷又拥挤的地狱里轰隆作响。
加百列想要张开翅膀,他会被翅膀的光芒带走,因为他不属于这儿,他不想前进,但又不愿意离开。
“你没听到我说的吗?”路西法在远处的高山上振翅,狂沙带着地狱火焰的温度刮来,虽然伤不了大天使洁白的身躯,却能使他感受到疼痛,天使不喜欢这个,他们汇集喜悦荣耀和平静,与痛楚悔恨悲伤成反面,诅咒和辱骂会使他们虚弱,哀伤的眼泪则会烫着他们。
加百列咬咬牙,在暴风中超前走了一步,风沙扯动他的衣摆,揪住他的头发不让他前进。
可大天使继续朝前走,直到他身边再也没有阻碍。
路西法就站在他面前,“你想要什么?加百列?我没有忘记你是怎样离我而去。”路西法垂眸看他,火焰的光芒在眼球上跳跃。
“因为你诅咒他,你不应该那样做,你伤害我们。”加百列辩解道。
“地狱不需要解释,不接受借口,加百列,”路西法退后一步,“这是我为自己挣得的自由!我有权力去诅咒任何人!”
加百列睁大眼睛,他退缩了,他环顾周围,群山峻岭之间,灵魂在哭泣,悲伤的嚎叫和痛苦的呻吟无处不在,这不仅是人类的地狱,这也是天使的地狱。
他上前一步,“可我想原谅你,我不想站在你的对面,我不应该……”
“因为你是宽恕和慈爱的天使,加百列,那是你的天性,你可以原谅任何人,但我不需要知道。”路西法冷冷地回答,打算转身离开。
可加百列就像白色的风,挡住了他的路,“我想要与你和解,路西,那就是我为何而来,我想要你知道,而只有你知道了才有价值,我希望你原谅我,至少你可以考虑一下?我可以等待。”
“因为我身在这个你们谁也不愿意来的地方?因为你们都身处高高在上的天堂,而我却深陷万尺之下的地狱?所以你愿意原谅我,而我也应该原谅你?”路西法讽刺地笑了。
“为什么你总是要曲解我的话!”加百列嚷道。
“因为这就是你的本意!你想施舍你的爱就像天父!装得好像你在乎!”路西法吼回去。
“或许是因为你总是在拒绝!!”加百列生气地喊着,“我要回去!你烂在这儿算了!”
“那正是我打算并一直实施的!!”路西法不服输地回道。
加百列忽然张开的洁白羽翼在地狱里闪闪发光,他正转身的瞬间突然回头抱住了路西法。
后者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
“我不想老和你吵架,米兹说如果我们又这么做了,是因为我们爱彼此。”大天使在他肩膀上闷闷地说。
“他瞎说,恨也可以。”路西法哽着脖子回答。
“但我不恨你。”
叹息声伴随光辉消失了,路西法瞪着面前属于地狱的空气一声不吭,久久不动。
过了一会儿,一根放着柔光的羽毛飘飘遥遥落了下来,在黑红色的昏暗炼狱里就像晨星一样明亮。
灵魂们仰着头看着,空洞的眼眶里只剩下羽毛在发光。
路西法伸出一根手指,那片小巧的绒毛就落在了他指腹上。
天使的每一声叹息,会吹落一根清白的羽毛,羽毛会飞向使得叹息诞生的人,抚慰他们,平静他们。
地狱之主瞪着这根小小的绒毛,扫了一眼下面对此垂涎欲滴的灵魂们,冷笑一声,张开嘴把羽毛放在舌头上,吞了进去。
“这是我的。”他倨傲地宣布。
地面还残留着一串天使熄灭火焰的足迹,黑铁还来不及化为泥土。

天上,加百列见到了米迦勒,天使长一转身,只见水之天使眼泪汪汪朝他扑来:“我们又吵架了!”

几滴水砸在路西法脸上,他接住往下滑落的水滴,晶莹闪亮,在地狱的炙烤中也没有挥发消失,路西法鼻子里哼了一声。
“爱哭鬼。”
他走到残留的一枚脚印前,让水珠滴进去的瞬间铁石就软成了泥土,不一会儿一株嫩芽冒了个头。路西法把这一寸土地剜出来,放置在了王座底下,他展开羽翅,那儿便有了地狱最清凉的风。

发表评论

必填项已用*标注